2018年度《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发布 根治留守问题可先从“治标”做起,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2018年度《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发布 根治留守问题可先从“治标”做起
2018-10-17

  留守儿童从五年级就开始出现逆反行为、父母常回家“看看”不如多打电话、约40%的留守儿童一年与父亲或母亲见面次数不超过2次……这些发现均来自于2018年度《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下称“白皮书”)。10月16日,北京上学路上公益促进中心发布了该白皮书,这是该组织自2015年以来第四次调查国内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的研究成果。

  据了解,本年度的白皮书研究共考察了来自1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留守儿童心灵状况,样本总量达11126份,其中的83.7%抽自中南、西南、华东等三个留守儿童集中地区,与国内留守儿童总体分布状况较为一致。研究报告试图探索留守儿童情绪状态的形成机制,从而为留守儿童心理帮扶工作的开展提供科学依据。

  留守儿童逆反行为提早至五年级

  长期缺失父母陪伴的留守儿童,其情绪状态与非留守儿童有何不同?调研执行人、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李亦菲在发布会上展示的研究数据揭晓了答案。

  数据显示,三到八年级留守儿童的“愉悦状态”和“平和状态”水平低于同年级的非留守儿童,“烦乱状态”和“迷茫状态”的水平高于同年级的非留守儿童。这一结果与前三年调查所显示的“留守儿童消极情绪显著高于非留守儿童、积极情绪显著低于非留守儿童”的结论一致。

  留守儿童的消极情绪状态又为何如此显著?白皮书内容显示,除性别、年级、地区等人口学变量外,亲子联结、亲子关系和衡量自尊、自信的核心自我评价是影响留守儿童情绪状态的主要社会、心理因素。

  “上学路上”的本次研究对上述几个因素的具体状况进行了考察,考察结果也看点颇多。

  在“亲子联结”方面,白皮书数据显示,约40%的留守儿童一年与父亲或母亲见面次数不超过2次,约20%的留守儿童一年与父亲或母亲联系的次数不超过4次。同时,离父缺母型和离母缺父型的留守儿童会表现出对父母缺失一方的怨恨。

  而“亲子关系”维度下的“行为依附”数据则显示,留守儿童对父母的行为依附水平低于非留守儿童,即留守儿童总体上更为独立和逆反。另据白皮书数据,从五年级开始,留守儿童对父亲的行为依附水平降至负值。“这表明留守儿童从五年级就出现了对父亲的逆反行为,而正常情况下儿童的逆反行为多从六年级开始。”李亦菲解释道。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离父缺母留守儿童和离母缺父留守儿童还在与父母中缺失一方的亲子关系、核心自我评价、愉悦状态等方面的得分都显著低于半留守儿童、非留守儿童、以及与父母分离的留守儿童。并且,离父缺母留守儿童和离母缺父留守儿童在烦乱与迷茫两种消极情绪中的得分也显著高于其他各类学生。根据这一结果,白皮书建议,相关机构应在留守儿童登记和日常工作中对上述两类型留守儿童予以区分和关注。

  作为调研执行人,李亦菲也基于研究结果对留守儿童情绪状态的改变提出建议。他认为,一方面应增强父母和孩子的亲子关系,建立留守儿童与父母间的密切联系,但需注意,留守儿童与父母之间打电话联系的效果反而比见面效果更好,“因为见面有时还可能会产生冲突”。另根据“儿童的核心自我评价对情绪状态有显著直接影响”这一结论,李亦菲表示,通过学校教育和社会力量提高留守儿童的自尊、自信对于改善其心灵状况十分重要。

  以“治标”推动“治本”

  民政部今年8月发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共有农村留守儿童697万余人,与2016年全国摸底排查数据902万余人相比,全国农村留守儿童总体数量下降22.9%。民政部副部长高晓兵曾向媒体表示,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增加、父母返乡就业人员逐年增多、家庭监护意识提高以及城镇化进程中一些农村户籍变成了城市户籍是留守儿童数量下降的主因。

  但从短期来看,彻底消弭农村儿童的留守现象似乎仍存难度。北京大学法学院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金锦萍在16日的《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发布会上表示,在国内当前快速城市化和工业化的过程中,人口户籍制度和城乡二元化结构在短期内无法改变,目前根治留守问题还很难。“如果‘治本’在日程上还难以实现,可以先从‘治标’做起。”在李锦萍看来,《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从研究留守儿童的心理状况切入,可为构建留守儿童的家庭纽带提供有益参考,看起来“治标”,但亦可推动“治本”。

  记者另从白皮书发布会前的高峰论坛上了解到,除从学术研究出发为留守儿童问题探索针对性地解决之道以外,当前还有中华儿慈会、爱佑慈善基金会等公益组织以培训学前教育师资、资助社会服务组织等方式参与农村留守儿童问题的解决,更有企业通过提供就近就业机会、培训就业能力或给予创业指导等手段,来缩短农村留守儿童与父母的距离。

  2016年2月,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对建立完善农村留守儿童关爱服务体系、建立留守儿童救助保护机制等问题作出更多细则规定。在爱佑慈善基金会儿童福利项目总监丁珊看来,目前政府政策在留守儿童权益保护方面所做出的兜底保障服务已经相对完善,但对于许多农村儿童家庭来说,保障儿童权益还需学校、医院、司法部门,公益组织等社会各方力量介入,提供相关服务。“而从现状来看,目前相关服务组织的数量还不够多,尤其是一线社会服务组织,所提供的服务专业还需更加专业和完善。”丁珊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留守儿童问题的解决上未来更加期待各类社会组织联动模式的形成。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以上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万2开户
(赠送炒股公式)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2018年度《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发布 根治留守问题可先从“治标”做起,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