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散冯彪20亿资本困局:买嘉应制药、海南椰岛亏12亿,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牛散冯彪20亿资本困局:买嘉应制药、海南椰岛亏12亿
2018-08-22

K图 002198_2

K图 600238_1

  最近,冯彪领衔的“牛散团”看到的几乎都是坏消息。

  几年前,当他们携20亿巨资分别进入海南椰岛和嘉应制药时,应该不会想到今天的结果。

  股价暴跌、投资严重缩水、控制权旁落、业绩下滑面临退市……均牵一发而动全身。

  资金问题已经出现,且在内部和外部徐徐爆发。

  嘉应制药控制权落空

  2017年初,坐上嘉应制药(002198.SZ)第一大股东之位,1年多后,冯彪带领的“牛散团”——深圳老虎汇终在公司控制权争夺战中落败。

  期间,老虎汇曾与公司创始团队就控制权展开拉锯战,一度双方“化敌为友”,最终还是分道扬镳。

  中联集信的突然杀出,老虎汇对嘉应制药的控制权几成泡影。

  今年7月,公司第二大股东陈泳洪等3人,将所持股票的投票权授予中联集信,中联集信超越老虎汇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在最近公司召开的股东大会上,中联集信提名的6名董事全部获得通过,在9人组成的董事会中,老虎汇仅占一席,中联集信已对嘉应制药形成了实际控制。

  此前,老虎汇从前实际控制人手中高位接盘时,应是对嘉应制药的控制权志在必得,甚至,一度宣布自己就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公司创始人团队出面澄清,老虎汇所持股份无法对公司形成实际控制。

  对于公司控制权的争夺,还出现了一些小插曲。

  去年4月,陈泳洪等10个个人股东组成了一致行动人,对老虎汇的入主实施阻击。但仅在短短一个月之后,协议解除,公司再次陷入无主状态。

  后来,老虎汇退而求其次,与第二大股东协议受让其所持公司股权,最终,双方价格没有谈拢,股权收购没有完成。

  老虎汇也曾表示要对公司股票进行大规模增持,以形成对公司的控制。不过,在随后的时间里,仅仅通过长安信托增持了公司少量股票,总共耗资不过亿元。

  冯彪领衔的牛散团,以东方资本和老虎汇为平台,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

  2014年和2017年,先后进入海南椰岛(600238.SH)和嘉应制药两家上市公司,从幕后资本玩家走上前台。

  他们擅长“以小博大”,调动资金的能力让外界侧目。

  数据显示,东方财智2013年、2014年、2015年9月底的净资产,分别为105.58万元、1255.39万元和8660.45万元,但能动用十亿资金入主海南椰岛,山东信托在其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嘉应制药一战上,牛散团同样彪悍。

  老虎汇成立于2015年11月,收购嘉应制药股权时,公司成立刚刚一年。到2016年10月底,老虎汇的净资产刚过亿元,营业收入不到1000万,净利润刚过百万。

  却能在短期内调动超过10亿资金,成为嘉应制药第一大股东。老虎汇表示,资金来源公司自有资金、股东借款和自筹资金。

  在海南椰岛的控制权上,海口国资“放弃抵抗”,东方财智通过信托计划连续增持,得以全盘掌控。在嘉应制药的控制权上,老虎汇试图故技重施,但遭到了创始团队的连续阻击。

  就目前来看,对两家上市公司的投资,牛散团均惨败。

  当年,老虎汇以18.3元/股从黄小彪手中收购了公司11.27%股权,共耗资10.47亿元,去年6月,通过长安权-股权并购投资1 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分多次增持公司716万股,耗资近亿元。

  目前,老虎汇合计持有公司12.68%股份,共耗资约11.47亿元。现在,嘉应制药股价6.22元计(8月21日收盘价),老虎汇持股市值约4亿元,浮亏近7.5亿元。

  据媒体估算,东方系控制海南椰岛耗资约10亿元,目前所持公司股票市值约5.7亿元,浮亏超过4亿元。

  投资亏成这样,搁谁身上都心疼,毕竟,谁家也不是有个金山银山。

  牛散团也缺钱,所获两家公司的股权均已被全部质押。*ST椰岛方面,公司管理层和控股股东东方君盛对公司股票增持的承诺双双延期。

  内部问题频发

  东方君盛与老虎汇看似两家独立的公司,但通过分析双方股东,可看出两家公司存在密切联系。

  两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均为李桂霞,冯彪均是第一大股东,分别持股40%和36%,除了冯彪之外,两家公司还有另一共同股东高忠霖。

  牛散团在分别进入海南椰岛和嘉应制药后,两家公司业绩均节节败退,其中海南椰岛已连续4年扣非净利润亏损,因2016年和2017年连续录得亏损,2018年首度披星戴帽。

  刚刚披露的半年报显示,公司在今年上半年录得巨亏1.17亿,今年如不能完成扭亏,公司必退市无疑。

  嘉应制药也好不到哪里去,2017年公司首度亏损,亏损额高达2.15亿元。

  屋漏偏逢连阴雨,因为外部合同纠纷等原因,东方君盛所持海南椰岛全部股权已被兰州中院、贵州高院和杭州中院冻结或轮候冻结。

  值得一提的是,兰州中院的司法冻结竟是冯彪与东方君盛的借款纠纷所致。

  2015年冯彪借款4000万给东方君盛购置了北京的一处物业,约定借款期限为6个月。公司买下这处物业后,没有充分利用也没有产生现金流,4000万借款也未归还,于是冯向法院提请诉前财产保全。

  同样的手段冯彪也用在了老虎汇身上。在东方君盛收到法院财产保全文书的同一天,老虎汇也收到了兰州中院的财产保全通知书,所持嘉应制药股权被全数冻结。

  目前,尚不清楚冯彪与老虎汇之间的纠纷因何而起。如排除其他的套路,实际控制与公司之间的借款纠纷,需要上升到司法手段,足可看出公司的内部管理存在不小问题。

  免责声明:自媒体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东方财富网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以上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牛散冯彪20亿资本困局:买嘉应制药、海南椰岛亏12亿,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