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高利贷”方能兑付债券 景峰医药高价并购后遗症发作,最新消息

金投资讯

借“高利贷”方能兑付债券 景峰医药高价并购后遗症发作
2021-10-15


K图 000908_0

  资金枯竭的上市公司,债券眼看就要违约,然而实际控制人给出的办法却是自己套现离场,并让接盘方借给一笔高息贷款。

  景峰医药10月13日披露,实际控制人叶湘武及其一致行动人,以2.2亿元的价格,转让持有的公司4399万股股份,同时还将剩余股份表决权转让给北京洲裕能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洲裕能源”)。后者则以年化12%的利率,向上市公司提供4亿元借款。

  景峰医药金额3.88亿元的公司债,将在10月27日全部到期。连续两年巨亏逾18亿元之后, 这家公司资金已经枯竭,无力偿还债务。之前,公司对子公司的借款担保已经逾期。

  景峰医药前身是天一科技。2014年底上海景峰制药有限公司(下称“景峰制药”)借壳上市后,随即开始了大量对外并购,累计投资额至少在23亿元以上。但并购完成不久,高价收购而来的资产,就出现大幅资产减值,过去两年减值超过6.6亿元。

  景峰医药的不少并购、投资,都是通过景峰制药等子公司进行,但资金来源却是上市公司这一母体。这些并购不仅消耗了大量资金,而且随着并购的资产经营溃败,上市公司也一步步陷入困境。

  债务违约燃眉

  景峰医药10月13日披露,叶湘武及其一致行动人叶高静、叶湘伦,以5元/股、合计约2.2亿元的价格,将4399万股股份转让给洲裕能源。同时,叶湘武还将景峰医药剩余的1.2亿股股份表决权,不可撤销地委托给洲裕能源。交易完成后,洲裕能源将成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

  与此同时,叶湘武也为资金紧缺的景峰医药,找来了一笔高息借款。

  景峰医药10月13日披露,为缓解资金压力,公司计划向洲裕能源借款4亿元,借款时间不晚于10月20日,但年利率却高达12%,一年后需要偿还本息4.48亿元。

  景峰制药为这笔借款付出的代价高昂。今年上半年,该公司营业收入3.14亿元,同比大幅下降44.49%;净利润8378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39.53%。届时仅借款利息,就吃掉了公司大半年的利润。

  融资成本虽然不菲,却能缓解眼下燃眉之急。2016年10月,景峰医药发行了总额8亿元的公司债 “16 景峰 01”,2019年部分兑付后,剩余的3.88亿元,即将在10月27日全部到期,高息借款便是为了如期兑付债券。

  早在2020年1月,评级机构就已发出预警。2014年底借壳天一科技上市的景峰医药,经营状况原本尚可。但从2019年三季度开始,该公司经营急转直下,当季净利润亏损超过2亿元,全年更是巨亏9.7亿元。2020年亏损有所收窄,但亏损金额仍达8.8亿元。今年以来,虽然亏损下降,但伴随着营收规模持续下滑,公司已经陷入困境。

  持续巨亏之后,景峰医药手头资金极度短缺。今年上半年,该公司经营产生的净现金流为4206万元。同期,其银行短期借款、债券等有息负债总额接近12亿元,但在手货币资金仅为1.05亿元,偿债资金缺口在10亿元以上。

  更为重要的是,此次借款之前,景峰医药资金已经枯竭。财报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借款取得现金1.54亿元,同比大幅下降2.23亿元,短期借款余额7.9亿元, 同比减少近1.5亿元,长期借款则为0。

  此前,景峰医药债务已经逾期,根据9月23日披露,公司对子公司的担保已经逾期近1.8亿元,涉诉担保1.35亿元,为此计划向华夏银行上海分行申请2.2亿元贷款展期。

  为了缓解债务压力,景峰医药尝试出售资产。该公司9月9日公告称,拟以2.03亿元的价格,转让全资控股子公司位于上海宝山区一项的土地使用权及相应建筑物所有权。资产转让款是否到位,该公司尚未披露。

  今年6月以来,景峰医药的信用评级,已经多次被评级机构下调,主体、债项信用等级均从 AA- ,一路调降到BB。评级机构认为,“16 景峰 01”临近到期日,子公司借款、对子公司担保已逾期,资产处置进展较慢,且转让款到位时间不确定性,短期偿债压力很大。

  并购后遗症

  借壳上市的头两年,景峰医药的业绩有着不错的表现,但短短几年之后,便又重新陷入困境。

  年报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景峰医药实现净利润3.24亿元、3.4亿元。但好景不长,随后其盈利开始急剧下滑,2017年、2018年,净利润下滑至1.62亿元、1.86亿元。

  也是在此前后,景峰医药进行了多起“买买买”的对外并购,消耗了公司大量资金。2016年至2017年,该公司对外并购、投资、购买服务支付的资金,至少在23亿元以上。

  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1月,景峰制药以1089万美元,分别收购了慧聚药业、海慧药业33%股权。相近的时间里,其子公司景峰制药,还以4.77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大连德泽药业有限公司(下称“德泽药业”)53%股权。

  随后,景峰医药又在2016年3月,以全资子公司上海华俞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华俞”)出资8800万元,收购云南叶安医院管理有限公司 55%股权。2017年上半年,并出资2.61 亿元,收购云南联顿骨科医院、云南联顿妇产医院100% 股权。

  除了上述股权并购外,景峰医药还对外购买了大量医药产品技术和服务。根据披露,2016年至2017年,景峰制药还向上海景泽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景泽生物”),购买两项药物临床试验批件、I 期临床试验资料、生产技术转移、工艺优化研究,涉及金额约1.18亿元。

  这些高价买来的资产,收购之后很快变脸,并带来了大量商誉减值。2019年8月,新版医保目录颁发,景峰医药主要品种参芎葡萄糖注射液未被录入,加上其他政策影响,公司2019年四季度销售收入同比剧烈下降超过90%。

  此外,景峰医药的另一主要品种榄香烯乳状注射液,被2019年新版医保目录大幅缩窄临床使用范围,导致当年四季度销售收入同比下降超过60%。这两个主要品种的销售收入大幅降低,对其整体经营带来巨大冲击。

  巨额随之而来的巨额商誉减值。2019 年,景峰医药旗下的海南锦瑞制药有限公司(下称“锦瑞制药”)、贵州景诚制药有限公司(下称“景诚制药”)、德泽药业、上海科新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下称“科新生物”)分别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5541.9万元、4250.7万元、1.98 亿元、902.3 万元。其中,景诚制药是景峰制药借壳前不久收购,科新生物是2016年收购,锦瑞制药则是在借壳前和2016年两次收购而来。

  进入2020年,大额资产减值再次发生。锦瑞制药、景诚制药、德泽药业分别减值5001万元、1.66亿元、1.02亿元,联顿系两家公司减值 3453万元。加上上年金额,两年资产减值超过6.6亿元。

  上市公司成提款机

  景峰医药陷入困境后,控股股东并未出手纾困,而是大量减持套现。

  景峰医药披露显示,今年5月至7月,叶湘武共计减持2604万股,减持均价约5.16元,套现金额超过1.3亿元。此前的1月至4月,其已减持套现2000余万元。加上此次转让的924万股,其已累计套现超过2亿元。

  叶湘武是医药行业的传奇人物。2009年,因为婚姻变动,叶湘武将一手创立的益佰制药转让给前妻,以约9900万元的价格,获得景峰制药前身97.02%股权。退场之后,他留给景峰医药一个烂摊子。正是他执掌景峰医药期间,上市公司的部分对外投资,流入了一些关联方之手。

  景峰制药、上海华俞等子公司的对外并购,资金主要来自景峰医药这一母体。

  以景峰制药为例,2016年3月,景峰医药就向景峰制药增资6亿元,而后者获得资金后,又用于对外收购、增资。2017年4月,景峰医药又对上海华俞增资3.02亿元。

  公开披露显示,向景峰制药转让1.18亿元的药品技术、临床资料的景泽生物,是景峰医药的参股子公司,当时由景峰医药参股子公司江苏璟泽生物医药有限公司控股。景峰医药时任董事刘华,也是景泽生物董事长。

  刘华历任景峰制药董事、副总裁,以及景峰医药多家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等职务。2015年4月,上市公司计划出资1.8亿元,参与设立股权基金,刘华也出资200万元参与其中。

  此外,景峰医药还直接投资刘华关联方的企业。2017年4月,景峰医药、刘华,与深圳华康全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深圳医易康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华康全景、医易康云”)签订股权转让、增资协议,景峰医药、刘华分别获得医易康云 20% 、 11.11%股权, 景峰医药支付对价2700万元。医易康云 、华康全景是由刘华之弟控制并担任董事长的企业。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原文出处:http://finance.eastmoney.com/a/202110152141278357.html

免责申明: 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国内知名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

借“高利贷”方能兑付债券 景峰医药高价并购后遗症发作,最新消息

/index1.xml /index2.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