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江湖早就物是人非 酷派摆脱乐视能否重振雄风,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手机江湖早就物是人非 酷派摆脱乐视能否重振雄风
2018-01-15

K图 02369_21

K图 300104_2

  酷派作为曾经辉煌一时的“中华酷联”之一,错过了智能机的黄金发展期,又一度受累于乐视,如今虽然摆脱了乐视的影响,但想重归一线阵营,仍然挑战巨大

  离开乐视的酷派,或许该感到轻松。近日,贾跃亭再次抛售5.51亿股酷派股权,至此,贾跃亭已经不再是酷派股东。

  1月10日,酷派集团(02369.HK)公告称,在酷派按时足额所涉银行承兑汇票业务保证金并足额支付相关诉讼费用后,借款银行不再起诉酷派,并向法院申请解除查封的酷派资产。

  经历手机销量下滑的冲击后,亏损严重的酷派如今终于可以轻松一些了。此前贾跃亭将其持有的酷派股权转让给威日创投,据报道,这是酷派向贾跃亭游说的结果。威日创投背后是地产企业,酷派旗下有价值近百亿元的土地,引入地产企业来开发旗下的土地,应是酷派眼下最有可能的自救动作。

  IT业专家梁振鹏告诉《投资者报》记者:“排除乐视影响,酷派本身也问题重重。酷派是依靠经销商起家,这两年经销商退出,公司裁员,已经陷入困境。现在的手机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华为、小米和OPPO等手机牢牢占据了国产手机市场,而整个智能手机市场增速减缓,甚至偶有下降,在这样的情况下,酷派想自救已经是很困难的事情。”

  对于公司今后如何走出困境的打算,记者致函致电酷派方面希望了解,但截至发稿未获得任何相关回复。

  乐视淡出

  酷派集团1月4日晚间发布的公告显示,控股股东Leview拟将其持有的公司8.9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17.83%的股权转让给威日创投。交易完成后,Leview持有酷派集团的股权将降低至10.95%,持股比例由此将低于威日创投,位列酷派集团第二大股东。

  Leview Mobile HK Limited为贾跃亭百分百控股公司,Leview出售酷派集团的价格为每股0.9港元,因此交易总价将达8.07亿港元(以当时汇率算,约合人民币6.69亿元)。

  早在2015年6月,乐视系出资21.8亿元从酷派集团创始人郭德英手中购入酷派18%的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一年后,乐视系再以10.47亿港元(按当时汇率计算约为8.7亿元)的代价增持酷派集团近11%股权,持股28.78%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代价约为30.5亿元。

  酷派CEO蒋超表示,当初和乐视合作,主要是希望借助乐视的生态系统和互联网经验让酷派得到快速提升。但乐视后来因资金问题深陷泥潭,酷派也受到很大影响。

  酷派当年是中国手机市场四大国产品牌之一,主要是依赖电信运营商的订制机发展起来的。梁振鹏认为,随着华为、小米和OPPO等品牌兴起,电信运营商降低了对订制机的补贴,导致那些过于依赖电信、移动等运营商渠道的品牌失去了优势,酷派就是其中之一。

  在这样的情况下,酷派寻求与乐视的合作也在情理之中,当时360也表达过与酷派合作的意愿。并且360早于乐视与酷派进行合作。2014年年底,双方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生产互联网手机。

  但到了2015年6月,乐视网入股酷派,并引发了“酷派、乐视、360的三角恋”风波。360认为酷派违反了协议,而据媒体报道,当时酷派大股东希望套现退出,360因为筹划从美股退市事宜没有资金全盘收购,酷派大股东只得另寻买家。

  酷派危局

  兜兜转转,又回到原点,原本想借助乐视发展的酷派,却因乐视的资金危机导致自己的发展受到严重影响而错失良机。

  据酷派集团此前披露的2016年未经审计的年报显示,2016年公司实现营收79.94亿港元,同比下滑45.5%,净利润从上一年度的盈利转为亏损,且亏损额高达42.1亿港元。

  据2017年8月15日酷派在港交所发布的公告,目前公司处于持续亏损状态,截至2017年7月31日的营业收入约为27.16亿港元,同比下滑约为52%,且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偿债压力加大。

  2014年7月份,国资委要求运营商在未来三年内,连续每年降低20%的营销费用。算下来,三大运营商三年总计减少营销费用400多亿元,这对订制机非常不利,酷派因此当时急需转型。

  “漏船偏遇连夜雨”,蒋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16~2017年,酷派与乐视重组过程中,乐视选择的管理团队对市场了解程度不够,开发了一系列产品,费用急剧上升,而销售能力又显不足,因此造成公司巨额的亏损。

  乐视给酷派带来的不只是管理混乱,还使其在银行贷款开始变得困难。酷派前CEO刘江峰曾表示,因为跟乐视的关系,2017年银行对酷派只还不贷。2017年以来,酷派集团先后被多家银行起诉,追讨资金合计2.4亿元。酷派甚至无法凑齐Cool M7预计50万台出货量的物料和供应链资金。

  自救能否奏效

  2015年,酷派手机的出货量为3800万台,2016年销量缩水到1500万台,2017年的数据尚未出来,但2017年第一季度只有100万台。酷派的总市值如今也约为36亿港元,而最高时曾突破120亿港元。

  在这样的情况下,酷派仍能生存,显示出酷派的家底雄厚。

  酷派高管对外称,现在乐视系高管基本离场,酷派目前的管理层全是乐视进入前的班底,据报道,酷派自救靠两种方法,一是引入地产开发商,共同开发手里部分土地资源,解决资金危机;二是开发国外市场,公司未来重点放在海外、AI和5G上。目前,酷派在美国市场与美国四大运营商中的3家(AT&T、T-Mobile和Sprint)进行合作,美国手机市场由运营商主导,符合酷派的传统优势。

  酷派所持有的土地价值将近百亿元。接手酷派股权的威日创投背后的股东为深圳地产商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家族。2017年10月17日,酷派发布公告称,引入深圳星河地产控股子公司,共同开发酷派信息港。借助地产业务,酷派有望解决资金压力。

  酷派CEO蒋超对外表示,酷派的资金压力已经解决,希望能够重塑酷派在“中华酷联”时期的辉煌。

  但梁振鹏认为,目前手机市场格局基本已经确立,华为、小米和OPPO、VIVO等民族品牌牢牢把握住国产手机市场,酷派几乎没有机会。即使地产业务和国外业务能使其重新活下来,但想重归一线阵营,仍然挑战巨大。

(以上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万2开户
(赠送炒股公式)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手机江湖早就物是人非 酷派摆脱乐视能否重振雄风,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