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汇率的“升”与“压”,最新消息,金投股票

金投资讯

人民币汇率的“升”与“压”
2020-11-23

  11月17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5762元,较上一交易日上升286基点,步入“6.5时代”。

  11月18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较上日调升169点至6.5593,中间价升值至2018年6月27日以来最高。

  市场方面认为,当前一轮汇率大涨主要受消息面影响。尤其在RCEP正式签署的利好消息刺激之下,人民币汇率突破了6.5。

  事实上,今年5月底以来,人民币汇率一路高歌猛进,涨幅已超过8%。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资深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斌看来,“人民币近期升值主要还是受到国内经济复苏情况较好的推动,出口有出色的表现,资本流入的动力也较强,市场上对人民币的信心在不断强化。”

  10月上旬,央行将风险准备金率从20%降到0,出手稳定外汇市场价格。

  人民币不是弱势货币

  11月15日,RCEP正式签署,中国加入全球最大自贸区,超9成商品或零关税。消息传来,人民币汇率随后步入“6.5时代”。

  长远来看,让人民币在RCEP参与各国的贸易结算与支付中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对吸引RCEP各国来中国投资、增加RCEP各国对人民币需求等方面都将带来利好,这样的结果也会对人民币汇率持续保持升势带来一定推力。

  整体而言,此轮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可追溯至2020年5月28日。自5月底以来,人民币汇率走势强劲,对美元步入“升值之旅”。

  近日,CF40特邀研究员、中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中银国际研究公司CEO程漫江表示,中美两国经济基本面差异扩大支撑人民币走强。由于今年中国率先控制住疫情并迎来经济复苏,而美国疫情持续加重拖累经济复苏前景,中美两国经济基本面差异扩大,支撑人民币短期进入升值通道。

  张斌也表示,“人民币近期升值主要还是受到国内经济复苏情况较好的推动,出口有出色的表现,资本流入的动力也较强,市场上对人民币的信心在不断强化。”

  谈及对未来人民币走势的判断,张斌称,“与人民币走势关系最紧密对还是国内经济增长状况,国内经济景气度高对人民币最大的支持。长期来看,如果中国经济保持在正常增长轨道上,人民币不是弱势货币。”

  防范投机性资本流动冲击

  复杂国际形势下,中国及人民币成为全球“避风港”。人民币汇率大涨是否存在被动升值和高估风险?

  在张斌看来,目前来看人民币升值主要还是经济基本面驱动,对汇率波动要有容忍度,汇率波动是实现宏观经济稳定的自动稳定器。

  “当然需要防范投机性资本流动的冲击,但总得来看,这方面的压力在更有弹性的汇率制度下得到了很大缓解。”张斌表示。

  对此问题,也有分析师持有较为悲观的观点。近日,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谭雅玲对媒体表示,受疫情等因素影响,目前中国经济增速仅为2%,本轮人民币升值对于中国经济走强也有不利影响。

  “这跟美元贬值有直接关系。从8月、9月的指标看,美元贬值幅度大约为1.3%,人民币升值幅度却达到了约1.8%,美元价格是自由浮动,而人民币是有限浮动,但人民币的升值幅度却超过了美元的贬值幅度。”谭雅玲认为,这种异常现象背后,可能有海外对冲基金打压中国利润的可能。

  实体部门需要做好套期保值

  人民币的升值趋势仍在,金融部门与实体部门应如何趋利避害加以应对?

  张斌对此问题称,人民币升值对经济会起到一定的收紧作用,但货币政策无需过度关注汇率波动,把精力放在维持内需稳定方面。

  但他同时提醒,实体部门需要做好套期保值,减少汇率波动对日常业务的不利影响。

  对于实体部门而言,人民币汇率的上涨确有利空之处。

  一方面,许多外资企业在中国的投资成本上涨,首先不利于我国引进境外直接投资。另一方面,人民币升值意味着我国出口产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降低,或是跨境出口商的产品利润降低,这样看来,我国出口企业或受到较大冲击,特别是劳动密集型企业。

  谭雅玲表示,人民币兑美元走进“6.5时代”,外贸企业面临着“生存危机”。她以江浙一带规模比较小的企业为例,“它们的生存线是‘7’,如果到了6.7,它们几乎没有利润。”

  她还举例子称,外贸企业主若手持200万美金,在人民币升值到6.5,他会掂量利润压缩了多少,会在交割、汇兑上举棋不定,这就叫做“账面恐慌”。

  此前,国家层面也曾在人民币大幅升值背景下喊话外贸企业。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10月23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弹性增强的背景下,企业应积极预防汇率风险,树立风险中性理念。

  不能轻易干预外汇市场

  10月10日,央行决定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20%下调为0,自10月12日起正式执行。

  外汇风险准备金率是一种逆周期资本流动调节工具。央行下调外汇风险准备金率,或具有一定信号意义——央行希望汇率保持在合理均衡的水平,而非形成明显的单边升值或贬值的市场预期。

  一个多月后的今天,人民币汇率继续走高并步入“6.5时代”。当前形势下,央行是否应该继续采取手段进行调节?

  “不能轻易干预外汇市场。”张斌表示,“这方面我们过去有很多的教训,干预带来的往往是市场压力得不到释放形成的单边预期和大量的投机资本。货币政策主要盯住物价和就业就好了。”

  张斌此前曾表示,防范外汇市场形成单边升值预期,最好的方式就是浮动汇率,因为汇率的弹性本身就会消除这些单边升值或者贬值的预期。

  “有很多人担心人民币汇率会不会出现过度的升值,我认为,从过去的经验来看,中国经济对汇率变化的适应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可以给汇率波动留下较大的单边升值或者贬值的空间。”张斌称,由此来看,央行还是应该尽可能的不要干预外汇市场。

(文章来源:城市金融报)

免责申明: 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国内知名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
软著申明: 金投股票网《十秒看财报》已申请软著保护,请勿侵权使用。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人民币汇率的“升”与“压”,最新消息,金投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