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产品最新消息,天广中茂兑付悬案揭底:暗打“纾困牌”持有人陷信任分歧,000061最新新闻

《农产品(000061)》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

天广中茂兑付悬案揭底:暗打“纾困牌”持有人陷信任分歧
2019-10-31

K图 002509_0

  有关天广中茂(002509.SZ)的公司债兑付悬案仍在持续发酵。

  10月28日,天广中茂所发行的唯一一只公司债“16天广01”迎来回售日,而当日天广中茂发布相关付息公告的同时,仅向未申请回售的债券持有人支付利息,而申请回售的部分持有人则未收到本金与利息。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部分持有人未按时收到本金利息,但天广中茂并未对此发布任何公告。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天广中茂之所以陷入如今的债券兑付僵局,与不同的债券持有人在“是否选择撤回回售申请”的问题上陷入了分歧。

  事实上,伴随信用债风险事件的频繁发生,不同债券持有人在同一兑付事件上呈现出的不同立场,也正在给一些信用主体的重组求生带来新的难题。

  回售的战争

  天广中茂的流动性危机此前已有苗头。

  早在16天广01接近回售兑付日前的10月11日,天广中茂针对该债券提出过一份债务清偿方案,并委托广发证券与持有人沟通,希望持有人撤回回售以给予天广中茂信用展期。

  在天广中茂广发证券的沟通斡旋下,目前大部分债券持有人的确选择了撤回回售申请,但至今仍然有部分债券持有人坚持要求回售。

  “主要考虑是希望发行人最终能够兑付,如果它的流动性最终出问题,那最后受损失的还是持有人。”一位同意撤回回售的天广中茂债券持有人坦言,“在救活公司这一点上,持有人和发行人的利益还是一致的。”

  然而,仍然有部分持有人坚持选择回售,甚至还包括个别券商在内的机构投资者。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至少有两家券商卷入了此次兑付事件,而其中一家已基本同意撤回回售,而另一家则仍选择拒绝。

  “目前一家原则上同意了撤回,但另一家还是有点难。”10月29日晚,一位接近广发证券人士坦言。

  而除机构投资者外,也有个别中小持有人拒绝撤回回售为天广中茂提供展期。

  而据天广中茂12月28日披露,选择回售的债券持有人中,共有74%撤回了回售申请。但记者获悉,如果撤回回售比例达到90%以上,“16天广01”则有望效仿“16宜华01”,走“场外兑付”的模式。

  “根据债券条款,债券人有权利行使回售权,这种权利并不受发行人意志的影响,如果没有到期兑付,显然发行人应当构成违约。”另一位坚持选择回售的持有人10月28日表示,“这种时候玩文字游戏是没意义的。”

  对于兑付的争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致电天广中茂方面,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纾困的“砝码”

  至今,天广中茂尚未公告承认“违约”这一事实。

  事实上,作为当年深交所中小板的“消防第一股”,天广中茂早在兑付事件发生前一年多的时间里,就陷入了经营困难。

  早在2018年,天广中茂部分园林项目因资金问题停工,而彼时引入东方盛来作为战略投资者为其提供流动性支持,但后者承诺的资金却始终未至,以至天广中茂实控人陈秀玉、陈文团与东方盛来间产生裂痕。

  对于没有履行的承诺,东方盛来解释称,这与天广中茂股东方面隐瞒了公司的业绩变脸风险,没有交出足够的管理经营权有关。

  这一事件,最终也让天广中茂的流动性问题迟迟得不到化解。据其三季报披露,天广中茂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下降超过63%,扣非归母净利润亏损达高达1.68亿元;同时现金流净减少达0.93亿元,而筹资的现金流量仅为区区1024.80万元。

  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独家获悉,大多数持有人选择撤回回售的原因,与天广中茂和潜在投资者的一场谈判引入新的纾困方案有关。

  据记者获悉,在天广中茂与债券持有人的沟通中透露了两项纾困计划,一是引入云南地区的某国资对天广中茂进行重组,二是引入广州地区的某纾困资金,为公司提供流动性支持。

  事实上,两项纾困计划并非毫无征兆,10月22日天广中茂与云南昭通市投资局签订合作协议,根据协议,邵通市将支持天广中茂在昭通落户食用菌种植等生产基地乐,而天广中茂旗下也的确有一家投资额达12.25亿元的园林建设公司位于广州。

  但在两场谈判中,潜在的纾困方都提出了一个前提:公募债不能违约。因此天广中茂多番向债券持有人沟通,希望选择撤回回售申请,以避免公募债出现实质性违约,进而影响上述两个纾困计划的实施。

  记者了解到,不少持有人选择撤回回售申请的决策,恰与天广中茂给出的这一“纾困希望”不无关联。

  与之对应的是,天广中茂作为上市公司还存在退市风险,一方面公司2018年与2019年前三季度的归母公司净利润均出现亏损;同时10月9日其股价最低时触及1.44元/股,若进一步下跌则有可能长期跌破1元面值触发退市条件。

  “如果不能引入国资或纾困资金,股价一路下跌,天广中茂就有可能触发退市机制,这无论对股东还是债券持有人,都是多输的局面,所以希望其他选择回售的持有人也能够尽量撤回。”一位接近天广中茂的债券持有人坦言,“而且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相信发行人是唯一的选择。”

  但对于这一条件,也有持有人对天广中茂投下了不信任票。

  “公司之前引入战投后就被指隐瞒业绩变脸的问题,现在给它展期了,它万一纾困和重组凉了,最后受损的还是持有人。”上述反对撤回回售的持有人表示。

  信披的尴尬

  这场兑付危机中,资本市场的信披规则或亦受到了挑战。

  在天广中茂10月28日晚发布的兑付公告中,其仅表示正在与未选择回售的债券持有人进行,但对于未向该部分持有人兑付本息一事,未予在公告中进行披露。

  虽然面对信用债违约的高发,交易所从挽救发行人的角度出发正在筹划违约宽限期制度,但目前尚未有明确的宽限期制度落地,因此这也引发了市场人士的质疑。

  “法不溯及过往,且不说宽限期制度如何落地和执行,以何种标准和规则展开,在宽限期制度尚未执行的情况下,就纵容债券发行人的兑付逾期行为,显然是对既有的信息披露规则的一种破坏。”华北一家私募机构人士表示。

  “宽限期如何执行,也应当充分考虑市场影响,否则在当前逃废债频出的状况下,容易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该人士坦言。

  此外,天广中茂在与部分持有人沟通的过程中,为了争取更多持有人撤销回收所释放的纾困信息及纾困前提,也并未通过正规的信披渠道予以披露。

  “无论是云南地区的某些国资参与重组,亦或是广州方面有纾困计划,都是关乎上市公司能否起死回生的重要信息。”上述私募机构人士表示,“但天广中茂并未对相关信息进行常规的披露。”

  不仅如此,天广中茂的股价也随之发生了异动。就在天广中茂在发出付息公告的10月28日当天开始,连续两天出现涨停,合计涨幅达到20.92%,但在随后的10月30日,天广中茂又一度跌停。

  在市场的解读中,天广中茂的股价源于区块链概念的带动,原因无非是去年3月8日,其子公司中茂生物与外部公司宣布共同成立一家致力于农产品防伪溯源的区块链技术研发中心。

  但也有市场人士质疑,天广中茂的股价异动,是否也与其纾困计划等内幕信息在部分债券持有人中“预先泄露”有关。

  “不仅是持有人,包括公司股东都不会愿意看到一家上市公司的公司债违约,但如果为了避免触发违约而公然违背信披要求,让一小部分人率先知道消息来投资获利,这可能会产生更大的错误。”上述私募机构人士坦言。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限时优惠:万1.8开户
(赠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