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粮信托深陷“有机1号” 融资方实控人下落不明,农产品最新消息

《农产品(000061)》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

中粮信托深陷“有机1号” 融资方实控人下落不明
2019-06-18

  6月13日,黑龙江阿妈牧场农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妈牧场”)被认定为失信执行人。

  这并非阿妈牧场首次被列为失信执行人,相关信息显示,阿妈牧场近年来各类纠纷不断,从2016年3起案件,到2017年69起、2018年59起。

  随着案件纠纷增多,更多的人和机构被裹挟进来。企企查最新资料显示,目前阿妈牧场涉及法律诉讼271件,主要包括劳动者争议纠纷、借款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其中劳动者争议纠纷高达122件。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中粮信托在阿妈牧场问题乍现时卷入,直到现在仍难全身而退。

  融资方实控人下落不明

  2019年1月13日,中粮信托到期的“有机产业投资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有机1号”)再次延期兑付,这已经是继2017年12月、2018年7月后该项目的第三次延期。

  项目在初始设立时期,中粮信托作为有限合伙人,曾将有机1号投向深圳明诚有机产业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再由深圳明诚出资入股阿妈牧场。

  记者查询中粮信托官网公告发现,有机1号推介期在2016年1月13日募集完毕,并于2016年1月13日正式成立,资金规模为7050万元,其中优先级信托单位认购金额6550万元,次级信托单位认购金额500万元,预期年化收益率12%。项目目前虽处于存续状态,但是预计24个月的运行期限现已调至无期,项目进度在3年间仅为4.07%。

  该信托计划有三种退出方式:一是存续期内,随时应阿妈牧场实控人符彦君要求向其或其指定第三方转让股权;二是到期后,若阿妈牧场未达到对赌要求或触发违约,明诚基金有权要求符彦君或其指定第三方受让股权;三是上述两种方式失败时,明诚基金直接向第三方转让股权,股权采用公允价格。

  不过,目前三种退出方式均未实现。

  记者了解到,阿妈牧场由符彦君、深圳明诚有机产业基金合伙企业、青岛润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黑龙江省大正盛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中富至坤投资有限公司、宏利达(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股东构成。

  深圳明诚有机产业基金合伙企业是中粮信托旗下的全资控股子公司,出资6750万元,向阿妈牧场原股东支付股权转让价款,持股比例24.1798%,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已办理完毕。

  然而问题在于,阿妈牧场的最大股东符彦君下落不明。2018年12月29日,黑龙江省宁安市人民法院发布悬赏执行公告,法院受理社会公众对被执行人黑龙江阿妈牧场农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财产线索及公司法定代表人符彦君的下落进行举报。相关资料显示,符彦君持有阿妈牧场37.69%的股份,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现符彦君在阿妈牧场持有股权均已冻结。

  因符彦君跑路、公司内部财产不明等情况,有机1号项目被多次延期搁置。中粮信托方面没有披露延期时长,但表示已与黑龙江省宁安市政府签订《合作框架协议》,共同推进战略投资人参与阿妈牧场的债务重组。

  阿妈牧场资金链断裂

  阿妈牧场成立于2008年9月,位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宁安市。自创建以来,始终坚持以“发展现代生态农业,引领健康有机生活”为企业宗旨,依托现有珍贵的自然生态环境资源,运用现代农业科技,专注生态循环有机农业全产业链建设。

  集团注册资金为10361万元,主营业务包括种猪繁育、有机猪养殖、有机黑猪肉及其肉灌制品加工销售,兼营生物有机肥、生物饲料、东北有机大米、有机杂粮蔬菜等。但是,由于低成本扩张过快,阿妈牧场整体出现资金短缺、资金链断裂的问题。

  2018年7月,阿妈牧场总裁助理任学义在接受《黑龙江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阿妈牧场成立10年,2011年至2016年,是“跑马圈地”的最鼎盛时期,但由于低成本扩张过快,2016年之后资金链出现了问题。在这种情况下,集团引资并找合伙人进行重组。

  阿妈牧场自成立起对外投资了22家企业。其中以2012年在内蒙古阿妈牧场项目上投资数额最多,达16400万元。而2016年资金链断裂后,还陆续在2016年1月向天津阿妈牧场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投资2000万元、2016年11月向阿妈牧场(天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投资1040万元、2017年6月向阿妈牧场(天津)农产品销售有限公司投资8000万元。三家公司中,阿妈牧场(天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已经是注销状态。

  针对目前阿妈牧场重组情况、公司业务进展等问题,记者试图联系阿妈牧场方面,但截至发稿无人回应。

  供应链金融违约是常态?

  依托中粮集团,中粮信托创新产融结合和农业金融新模式,坚持农业、产业特色化。农业金融是其特色化战略业务,包括供应链金融、农地金融等特色业务模式。据中粮信托2018年财报,截至2018年底,中粮信托已成立农业金融信托项目273个,累计发行规模351亿元,涉及耕地面积累计近43万亩,惠及上万户农户。

  针对有机1号事件,中粮信托副总裁张勇回应称,中粮信托整个供应链金融项目的金额有6亿多元,出现违约是常态。“因为在供应链金融里,我们需要面对的是上百家经销商,会有部分经销商到期无法兑付贷款,市场规则就是这样的。”

  巧合的是,有机1号项目与中粮信托近期着力推行的“宁安模式”都位于宁安。

  据了解,“宁安模式”落地是中粮信托重点推进的农地金融业务。2018 年中粮信托协同中粮贸易,在宁安市政府支持下,在当地打造了农业全产业生态闭环实验区。通过引入中粮集团内中粮期货、中粮贸易及外部三聚环保、一重集团等,为当地玉米种植业从“种”到“收”再到“售”提供一条龙服务。

  张勇表示,宁安模式是农地经营模式,是一种和前端的合作社融资,实现农业产业化的模式。有机1号项目确实有基地在宁安,但那是个生猪养殖项目,这和宁安模式完全没有关系。

  谈及中粮信托防控风险的方法和近期业绩低迷的原因,张勇认为,这是因为中粮内部的会计制度非常严格,出于稳健的角度考虑,公司将一些项目的风险充分体现,计提了很高的坏账准备,如果这些项目后期化解账目就会回冲回来。

  “信托公司整体的规模是很大的,对于这种调整会使整个计提坏账准备的额度非常高。而坏账准备直接减少利润,实体经营的效果和往年并不一定有很大的差距,但是体现在财务数据上,2018年中粮信托用了比较保守的方式来体现风险。”张勇说。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限时优惠:万1.8开户
(赠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