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集团“改弦易辙” 锁定半导体显示,深天马A最新消息

《深天马A(000050)》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

TCL集团“改弦易辙” 锁定半导体显示
2019-08-17

K图 000100_0

  董事长李东生的“股价之惑”备受关注后,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100.SZ,以下简称“TCL集团”)的股价持续翻红。

  相对于股价的波动起伏,经历一番资产大腾挪的TCL集团逐渐在面板赛道中稳步。最新披露的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TCL集团实现营业总收入437.8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 20.92亿元。其中,TCL集团旗下的显示面板企业华星光电,报告期内营业收入162.76亿元,净利润10.19亿元。

  华星光电在TCL集团业绩中挑大梁,也意味着TCL集团正式换赛道,由智能终端相关多元化经营转为聚焦半导体显示产业。与此同时,TCL集团以产业牵引,发展产业金融及投资业务,意欲以产融结合互助形式提升盈利。

  李东生在2018年年底公司“瘦身”重组时声称,“完成此次资产出售后,TCL集团将从一家家电企业变成科技企业”。不过,相比“股价之惑”的回应立竿见影,TCL集团能否在转型后的赛道上行稳致远,仍有待时间验证。

  华星光电“顶梁”

  一直以来,华星光电均以TCL集团的“利润奶牛”为外界所知。对于“瘦身”重组后的TCL集团而言,华星光电更是名副其实的“顶梁柱”。

  据悉,华星光电项目总投资额累计达到1891亿元。自 2012 年投产后,华星光电7 年来每年均实现盈利,平均净利率11.3%。华星光电目前已运营及在建产线共计 6 条,包括基于大尺寸显示的两条 G8.5 产线(t1、t2),两条 G11 产线(t6、t7),基于小尺寸显示的 G6LCDLTPS 产线(t3)及 G6 柔性 AMOLED 产线(t4),产线技术及产品布局完备。

  目前,华星光电除两条 8.5 代和一条 6 代的 LTPS 产线满产满销外,深圳11代液晶面板生产线已经投产,6 代的 AMOLED 产线已经点亮,另有定位于 8K 和大尺寸 AMOLED 的11 代线已开工建设。

  TCL集团聚焦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从多项业绩指标亦可印证。2019年上半年,华星光电实现营业收入162.76亿元,同比增长33.5%,在TCL集团整体营收中占比37.17%;净利润10.2亿元,同比下降7.83%,占总体净利润的37.26%。

  李东生称,华星光电净利润下降,主要原因为显示产品价格大幅下降。

  实际上,产能过剩已成为了面板厂商绕不开的话题。有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液晶电视面板预计供需比为7.2%,仍然供过于求。群智咨询(Sigmaintell)指出,面板产能维持高速增长,供需严重失衡,面板价格加速下跌,厂商运营及获利面临严峻挑战。

  例如,在柔性AMOLED领域,就面临深天马(000050.SZ)、京东方(000725.SZ)等厂商“分食”市场。

  深天马8月13日公告称,公司与厦门火炬高新区管委会协议合资建设“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项目”,项目总投资额将不超过480亿元。

  华星光电CEO金植表示,“厦门厂是LTPS的产业线,这之前在武汉也有产业线,从策略角度来看,深天马只能选择柔性OLED,对市场也有自信的战略心态。而且从市场趋势来看,逐渐转为柔性OLED,2020年苹果、三星屏也转变为柔性OLED,国内品牌厂部分机种也转为柔性。华星对此后续整体的发展也提升布局。”

  “现在手机中小屏,过去若干中介机构研究预测,柔性OLED将会快速增长,过去几年韩国、中国在柔性投资方面很大,至于这个投资会不会造成新的产能过剩,现在评估比较困难。”李东生补充道。

  不过从估值水平看,TCL集团与A股的同行面板厂商仍显差距。截至8月15日,被视为家电板块上市公司的TCL集团市盈率只有11.73,而以面板为主业的京东方深天马的市盈率分别达到54.28和33.69。

  李东生坦言,曾考虑把上市公司改名为华星光电或TCL华星,后来放弃。之所以没有改,很重要的原因是,计划未来若干年在高科技、重资产和长周期壁垒比较高的行业,寻求机会来开辟第二赛道。

  产融结合驱动

  实际上,重组后的TCL集团,除聚焦“半导体显示及材料”赛道外,还保留了产业金融及投资业务。

  据悉,TCL集团产业金融及投资创投业务,主要包括 TCL 金融和 TCL 资本。TCL 金融为主业及产业链上下游合作伙伴提供金融服务;TCL资本则由TCL创投、钟港资本和中新融创(49%持股)构成。

  TCL创投通过设立多种形式的基金,围绕主业相关的新技术、新材料、新应用进行布局。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TCL创投管理的基金规模为93.7亿元,累计投资项目112个。2019年上半年,TCL集团产业金融和投资业务实现收益3.68亿元,同比增长76.0%。

  “产融双驱是我们战略,产业金融和投资除了为我们带来资金管理和配置之外,还可以贡献平滑半导体产业周期的盈利。”TCL集团CFO兼COO杜娟对记者说道。

  TCL集团就在公布2019年半年报的同时,也公布了公司产业金融及投资业务的最新动向。

  公告称,TCL集团拟与重庆中新融创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中新融创”)、西藏中新睿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新睿银”)共同投资设立重庆中新融鑫投资中心(以下简称“重庆中新融鑫”)。

  重庆中新融鑫以有限合伙的形式组建,目标规模为23.1亿元。其中,重庆中新融创认缴出资额为6000万元,TCL集团认缴出资额为15亿元,中新睿银认缴出资额为7.5亿元。基金管理人为中新融创。

  TCL集团表示,重庆中新融鑫以股权投资为主。公司此次投资主要期望发挥产融结合优势,围绕半导体显示主业,在新技术、新材料和新应用领域寻找高成长性项目,并通过投资推动产业链生态发展和技术导入,同时通过专业化的管理和市场化的运作,获取财务收益。

  此前,TCL集团公告称,经监管部门同意,将择机增持上海银行,增持后持股比例不超过6.5%。举牌之前,TCL集团持有上海银行4.99%的股份,为上海银行第四大股东。

  据上海银行8月12日公告称,TCL集团以自有资金增持上海银行无限售条件流通股157.29万股,占上海银行总股本的0.01%。本次权益变动后,TCL集团累计持有上海银行5%股份,仍为上海银行第四大股东。

  关于TCL集团多次增持上海银行的举动,杜娟8月13日在业绩交流会上回应称,“我们其实不认为是‘举牌’的概念,我们更把它视为一个‘增持’行为,下半年也会将根据上海银行的经营情况及股票价格变化等因素综合判断是否进行增持,这里面也有现金流方面的考虑。”

  据TCL集团半年报信息显示,“产业金融及投资业务以及其他业务在当期业绩持续增长,资产处置损益已在当期入账,对集团整体利润增长发挥积极贡献”。

  值得注意的是,TCL集团2019年上半年的各项业绩指标中,非经常性损益高达18.42亿元,2019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仅2.5亿元,同比下降74.79%。

  资产重组收尾

  历时近半年的“瘦身”重组后,TCL集团进一步厘清权益归属。8月12日晚间,TCL集团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华星光电将以3.28亿元现金购买成都王牌、捷开通讯持有的TCL财务公司18%股权。

  TCL集团方面表示,按照中国银保监会的监管要求,非成员企业(除金融机构作为战略投资者外)不能持有财务公司的股权。集团重组后,成都王牌、捷开通讯已不是公司成员企业,因此,拟由公司主要成员企业华星光电收购TCL财务公司股权。

  据了解,TCL财务是TCL集团的成员公司,主要提供企业融资顾问服务等金融服务。

  王牌成都、捷开通讯同为TCL实业旗下的公司。TCL实业间接持有TCL王牌电器(惠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州王牌”)51.68%股权,而惠州王牌持有成都王牌55%股份。另外,TCL实业间接持有深圳捷开通讯51%股权。

  在TCL集团实施重大资产重组中,TCL实业属于被“剥离”资产。重组完成后至2019年7月31日,TCL集团与TCL实业发生日常关联交易共计33.66亿元。其中,TCL王牌电器(成都)有限公司与公司发生的关联交易金额为145万元,捷开通讯(深圳)有限公司与公司发生的关联交易金额为98万元。

  此外,对于重组后的融资计划,TCL集团董秘廖骞表示,“重组之后资产负债表有很大下降,我们采取主动融资还是间接融资,主要取决于回报率,我们在战略上也有相应储备,如果从股东权益回报来考虑,我们更应该使债权资金和现有股东资金进行发展,在现有已经公告的产能中不会采用权益性融资。”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

限时优惠:万1.8开户
(赠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