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康达最新消息,陈华成第五任主人 康达尔的京基往事与新公司未来,000048最新新闻

《*ST康达(000048)》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

陈华成第五任主人 康达尔的京基往事与新公司未来
2018-11-26

K图 000048_2

  在收购这盘棋上,低调的南派商人陈华似乎要比孙宏斌“顺利”一点。

  没有金科股权斗争里峰回路转的剧情,在达到要约期限后,京基最终通过持股41.65%,顺利成为康达尔最大股东。

  11月23日晚,*ST康达公告宣布了这一结果,深圳京基集团要约收购公司股份成功,公司控股股东由深圳华超变更为京基,实际控制人由罗爱华变更为京基集团的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陈华。

  仅3个多月前,8月3日,*ST康达首次披露了京基发出的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10月19日关于此次要约收购的报告书正式发出。要约收购前,京基集团持有*ST康达31.65%股份。

  如今收购期限届满,京基获得453个账户共计64,575,753股股份接受收购人发出的要约,预受要约股份的数量超过39,076,867股,收购人将按照同等比例收购预受要约的股份。至此,京基将持有康达尔162,754,238股股份,占总股本41.65%。

  由此,在历经公开举牌、对簿法院,这场长达5年的股权之争,最终在康达尔董事长等人被拘、管理层大换血、京基全面上位中落下帷幕。

  从最早的深圳市养鸡公司,到炒股大户朱焕良、“庄家”吕梁、罗爱华和其丈夫管理的华超集团,及至如今的京基陈华,这家近40年的深圳企业也完成了第四次易主。

  低调陈华五年上位

  虽然2015年京基才首次“显露”出对康达尔的追逐,但事实上,康达尔的股权变动早已埋下伏笔。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过往报道,2013年9月开始,林志与陈木兰、林举周、郑裕朋、陈浩南、陈立松、谭帝土、赵标就、温敏、邱洞明、杨开金、凌建兴、刘彬彬共13个自然人账户,通过二级市场陆续买入康达尔股票。

  2013年10月10日,林志等人已经合计持有康达尔股份比例首次超过5%,达到5.12%;不足半月后持股超越10%,达到10.39%;至12月11日已达到15.08%,相当于三次举牌。

  直到2015年6月,林志等人账户共持有康达尔19.8%股权,在进行了一次短线交易后,康达尔开始意识到,林志等人并非简单的财务投资人。

  虽然察觉到威胁后,原康达尔董事会果断拒绝了林志派驻董事的临时提案,然而对腹背受敌的它而言已为时已晚。

  2015年8月底,京基集团与林志、王东河缔结一致行动人关系,三方共计持有9660万余股,占股24.74%,逼近持股31.66%的第一大股东华超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

  彼时有观点指出,由于过去几年康达尔在推进宝安项目上进度缓慢,林志才希望通过增持在董事会建立话语权,进而引入京基集团作为一致行动人。

  不过,由于林志等人曾于2003年至2007年期间供职京基,有市场人士更倾向于认为,林志此前的潜伏收购或许一开始就是由京基主导,只不过在其意图暴露时才确认与公司的一致行动人关系,集中受让这些账户分散持股。

  对此,深交所也曾向京基集团发出关注函,询问京基集团是否借用自然人证券账户。

  2016年2月,林志和王东河将其持有的19.89%股权正式转让给京基集团,此外,京基继续通过二级市场增持。

  值得一提的是,在三年公开的对阵中,康达尔并非没有反击。

  在意识到京基的威胁后,原康达尔董事会立刻剥夺林志等人股东权利,要求林志、京基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改正其违法行为,将合计持有的公司股票减持至合计持有比例5%以下。

  2015年12月,京基、林志、王东河则将康达尔告上法庭,诉请法院判决原康达尔董事会作出的决议因内容违反法律规定而无效。

  随后,双方始终各执一词,形成长达三年的拉锯战。

  不过,尽管康达尔有意抵抗,但在持股上,大股东也无力回天,截至2016年6月底,京基集团持有康达尔31.65%股权,与华超投资31.66%的持股量只有微弱距离。

  某种程度上来看,康达尔的反抗更像是一种无力拖延。

  而在此期间,康达尔本身也问题重重。2013年7月底,康达尔集团罗爱华等人因涉嫌职务侵占被深圳警方立案侦查。

  虽然一年后,法院最终没有起诉罗爱华等人,但2014年11月1日,罗爱华还是辞去康达尔总裁一职,由女婿季圣智担任。

  显然,面对陈华的步步为营,这位年轻的80后总裁也没有带康达尔走出股权争夺泥潭中。有消息透露,此次败走之后,季圣智将赴美深造。

  京基的下一步

  外界做过估算,此前京基集及其一致行动人收购康达尔31.65%股份付出代价约为25.3亿元,加上此次收购10%股份的9.4亿元,京基取得康达尔41.65%的收购成本约为34.7亿元。

  花35亿将一个上市公司收入囊中,京基这么做的意图何在?

  早在2015年首次现身时,就有观点认为京基举牌康达尔,一是为借壳上市,二是看中了康达尔旗下大量低成本的土地。

  资料显示,康达尔是靠养鸡发迹的上市公司,但从1998年起便介入深圳房地产开发,先后在福田、布吉开发了康欣园、康达尔花园等项目。

  2011年11月,康达尔与深圳规土委和国资委签署相关协议,据此,深圳将征收该公司在坪山的两宗地。作为偿还,康达尔在获得约8亿元补偿款的同时,还获得宝安区西乡、沙井两宗商住地的自行开发权。

  据悉,康达尔西乡、沙井两宗地块共计占地23.7万平方米。其中西乡地块(此后被命名为康达尔山海上城)开发面积10.5万平方米,预计可销售面积51万平方米,包括住宅36万平方米、商业及公寓15万平方米;沙井地块12.5万平方米。

  2017年中,康达尔山海上城二期项目正式入市。数据显示,山海上城整体项目总体建筑面积为80万左右平米,可售面积达50万多平米,预期销售额达300亿元。

  ST康达2017年年报显示,期内公司房地产开发的营业收入为13.93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47.34%,同比上升1797.79%,超过饲料生产业务,成为其营收的最大来源,而房地产开发毛利率更是高达68.83%。

  事实上,在要约收购完成前,由于罗爱华被刑拘,康达尔的董事长、监事会主席、总裁、财务总监已由京基全面接任,其中,京基集团常务副总裁熊伟被选举为康达尔董事长。

  值得一提的是,据康达尔官网透露,8月23日,也就是熊伟上任后不久,就已带领新一届领导班子到房地产事业部进行视察。

  要约收购成功后,是否会正式借壳登陆A股,京基方面对观点地产新媒体表示,“暂无此计划”。而未来是否会有进一步动作,京基并无透露。

  上述说法和康达尔相关人士的回应类似。该人士在接受观点地产新媒体采访时强调,康达尔目前的主业仍是都市农业、公用事业、房地产业、金融投资,核心仍聚焦于农业板块。

  而至于接下来对康达尔的计划,京基则回复称,作为大股东,公司充分相信康达尔董事会监事会及管理层的治理能力和管理运营水平,并将在证监会、证交所等相关主管部门的指导和监督下,改善董事会治理结构,依法合规的对公司经营提出建议,帮助上市公司提升管理效率,提升上市公司价值及对社会公众股东的投资回报。

(文章来源:观点地产网)

万2开户
(赠送炒股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