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凤酒”麻烦不断 IPO前夕谁在痛饮资本盛宴?,泛海控股最新消息

《泛海控股(000046)》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

“西凤酒”麻烦不断 IPO前夕谁在痛饮资本盛宴?
2018-11-14

  作为四大名酒中唯一没有上市的品牌,西凤酒一直像是一位令资本市场艳羡的美女,惹得众多资本大佬竞折腰。如今,这位深闺美女还未步入资本市场,却因一款60度“国典凤香”西凤酒中塑化剂成分超标,成为舆论的焦点。

  根据上海国际酒业交易中心官网11月7日公布的检验报告,2012年发行的珍藏版“国典凤香”西凤酒,检测样品两项塑化指标严重超标(接近3-4倍)。

  在舆论持续发酵数日之后,西凤集团发布公告称,“2012年生产那批酒的周转容器含有塑料成分,生产那批酒的设备已于2013年彻底淘汰。”

  无论真相如何,此次塑化剂超标问题都将是对西凤酒IPO之路上的一次警醒,也让各路资本大佬认识到这个“美女”的风险。

  埋伏7年,泛海、联想是收获还是陪跑?

  西凤酒出自陕西凤翔县,古称雍州,酿酒历史悠久。宋嘉佑七年,苏东坡任凤翔府判官时,更是写下“花开美酒唱不醉,来看南山冷翠微”的名句,令西凤酒扬名天下。

  西凤酒IPO在即,资本盛宴上又有哪些大佬在陪伴痛饮?

  《招股书》显示,西凤酒的股东中囊括了光大金控、远东控股、中融人寿保险等诸多知名集团;并且,通过绵阳科技城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下称:绵阳基金)这个平台,泛海控股(000046.SZ)、邮储银行(1658.HK)、伊利股份(600887.SH)、中信证券(600030.SH)等多家上市公司也坐到了西凤酒上市盛宴的餐桌上。

  不过,野马财经注意到,西凤酒的引入战略投资者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

  2010年3月,西凤酒进行首次增资扩股。当时,西凤酒拟增资10亿元左右,扩股1.7亿股。只是,这一举措,却遭到了二股东深圳盈信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深圳盈信”)的反对。

  彼时,深圳盈信已经分别向西凤酒、宝鸡市国资委发出律师函,并且一纸诉状告上了法院,以阻止此次增资行为。《经济观察报》2010年报道曾披露,深圳盈信在起诉书中称,西凤酒“破坏规则”。其中,包括增资扩股方案未召开董事会、股东大会讨论通过,定价未提供审计资料、过程未说明等。

  最终,因二股东的反对,此次增资扩股没有了下文。

  值得注意的是,2010年6月,距离二股东反对的3个月后,西凤酒再度发起增资。而绵阳基金正是在此时入局,认购6000万股,占新增股份的比例为35.66%,成为第一大战略投资者。而截至目前,绵阳基金股份占比为15%,位列第二大股东席位。

  提及绵阳基金,其在产业投资领域可谓大名鼎鼎,正如前文所述,其背后的股东,包括泛海控股、联想控股等一批知名企业和大佬。该基金出手不凡,一度位列华电重工(601226.SH)、快乐购(300413.SZ)的第二大股东,并同时参股红星美凯龙(1528.HK)、百隆东方(601339.SH)、陕西煤业(601225.SH)等上市公司。

  更有意思的是,绵阳基金还投资了另一家酒企业会稽山(601579.SH),以及药企九芝堂(000989.SZ),真正做到了“喝酒吃药”。

  营业收入略显疲态

  野马财经注意到,作为中国“四大名酒”中唯一没有上市的酒企,身居末位的“西凤酒”盈利能力与已上市的大部分白酒企业有明显差距。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4-2017年,西凤酒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3.21亿元、28.03亿元、28.67亿元和31.70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达到1.56亿元、1.79亿元、2.68亿元和3.62亿元。

  根据上述业绩状况,2016年西凤酒营业收入仅同期小幅上升2.3%,对比2014年的33.21亿元同比下滑13.67%。即使到2017年营收回升至31.7亿元,也没达到2014年的营收水平。至于净利润更是落到与其在名气上相差甚远的水井坊(600779.SH)的水平。

  那这业绩下滑的原因是什么?

  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告诉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对比前后两届管理层的经营模式,以前的思路比较清晰,现在更像是”推倒重来“,战略摇摆,缺乏对白酒行业的深刻认识、资源和人脉。西凤酒曾经要打造中国的西凤酒,现在已经退回陕西了。”

  肖竹青个人更推崇西凤酒曾经的管理层。据他介绍,西凤酒曾有一白酒老将徐可强,此人历任过五粮液酒鬼酒总经理的职位。徐出任西凤酒总经理时,西凤酒的策略是产品走出去,人才走进来,要打造中国的西凤酒。

  资料显示,肖竹青提及的徐可强在白酒圈内确实有些名气,与贵州茅台董事长季克良、五粮液董事长王国春并称为白酒业“三个火枪手”。

  曾涉高管违规,商标纠纷也缠身

  尽管多家明星企业加持,再加上“四大名酒”的光环,西凤酒IPO之路看起来前途一片光明。然而,西凤酒的“高管违规”和“商标纠纷”问题,依然为这次上市平添了很多不确定因素。

  事实上,《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发行人最近3年内主营业务和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能发生重大变更,且因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的也不能出任董监高职位。

  野马财经注意到,近年来,西凤酒原董事张锁祥、副总经理高波因涉嫌受贿而锒铛入狱后,西凤酒曾有多位董监高也相继离职。

  不过《招股书》显示,西凤酒称公司董事、高管人员近三年的变化主要系公司原有管理层少数人员因个人工作原因辞职,公司进行正常职位调整、完善公司治理结构而发生的,符合上市规则之需要。不会对公司本次发行上市构成实质性障碍。

  除了上述与高管相关的风险,西凤酒还存在商标隐忧。

  野马财经了解到,西凤酒旗下的银凤酒、两凤酒、成都百年香坊酒厂曾经存在商标纠纷问题。而在2013年,还发生了西凤酒商标在香港被抢注的事件。

  2016年12月,西凤酒曾经以商标侵权、不正当竞争为由将陕西两凤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两凤酒业”)、成都百年香坊酒厂先后告上陕西省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和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7年5月8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结果显示,两凤酒业公司未侵害西凤酒公司的商标专用权,也不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无事实依据。随后西风酒公司向法院提起上诉,几经周折,案件最终于今年8月6日尘埃落定。

  根据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结果,法院认定两凤酒业公司的行为构成侵权,要求两凤酒业公司立即停止生产侵权商品,并赔偿西凤酒公司15万元以及案件审理费3300元。

  一位在西凤酒工作过的前员工告诉野马财经,西凤酒不止和两凤酒有商标纠纷,只是很多官司通过和解方式解决了。

  肖竹青也表示,这些事情都体现了西凤酒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薄弱和能力不足。

  对于上述商标纠纷对于公司的影响,野马财经与西凤酒取得了联系,不过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北京知识产权顾问曹亮对野马财经表示,商标纠纷是一场系统战,要消耗当事各方大量的时间、精力与资源。而且,一些潜藏的市场风险还会显现,导致企业经营陷入不确定性之中,比如市场信心受挫,品牌资产流失等。

  如此说来,作为四大名酒之一的西凤酒,IPO前路几何,还未可知。

  东湖柳,西凤酒。香十里,醉三家。烧坊遍地,知味停车,闻香下马。

(文章来源:野马财经)

限时优惠:万1.8开户
(赠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