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举牌潮起 股权分散型公司获资金垂涎,华联控股最新消息

《华联控股(000036)》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

年末举牌潮起 股权分散型公司获资金垂涎
2017-12-22

  12月份以来,A股市场再掀“举牌潮”,以文一科技万邦达牧原股份、华闻传媒等为代表的多家公司遭遇重要股东举牌。股权分散的上市公司频频遭遇资本觊觎,使得相关上市公司的股权争夺战陷入胶着状态。重要股东对同业公司或者上下游产业链公司的举牌行为,在不经意间成为资本市场上一道新的风景线。

  “举牌”风起源自资金看多2018年行情

  红刊财经记者了解到,因重要股东增持导致的举牌潮曾在2015年、2016年上半年最为火热。2015年时,私募基金频频掀起举牌潮,瞄准的标的多为一些市值不大、存在重组可能性的“壳资源”,其或多或少存在着参与市值管理、寻求财务收益的动机;2016年下半年,险资举牌案例激增,主要原因是“万能险”推高险资负债端成本,险资意图通过加大长期股权投资来提高资产端收益,举牌的公司多为高分红、低估值、现金流充沛的公司。“今年12月以来频频发生的重要股东举牌潮,主要是这些资金看好2018年整体行情所致。”一位记者熟悉的市场人士表示。

  红刊财经记者梳理了诸多上市公司被举牌原因后发现,举牌公司的明显增多的原因既有控股权之争,又有保险、信托等金融体的增持,甚至还有各派系因投资力度的加大所致,而多数举牌方也对自己的举牌行为给出的解释为“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有利于优化公司结构。”

  “资金看好明年整体行情,预计2018年连续举牌谋求控股权的案例大概率会增加。股权变更之后,能给公司带来战略性资源。博弈事件之后的看点,则是盘活竞争力。” 国泰君安分析师刘易分析认为。虽然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随着监管趋严,流程批复复杂,控制权变相借壳等方式强监管下,举牌趋严,但从投资角度看,今年市场行情的严重分化,导致大盘蓝筹崛起的同时,中小市值个股表现平平,部分个股的持续下跌使得有些公司已具备了一定的长线投资价值,因此,小市值股票可提前布局。

  事实上,从国泰君安的研究结果来看,被重要股东大量增持的公司,其长线投资机会也是非常明显的,“从2011年~2016年获重要股东增持样本的统计来看,这些股票在中长期表现远好于大盘。重要股东增持6 个月后相对指数收益率均值为12.80%,个别股票还出现了200%以上的相对指数收益率。增持1 年后相对指数收益率均值为21.41%,个别股票甚至出现300%以上的相对指数收益率。”

  同业 “举牌”受关注

  今年以来,产业资本对于同业公司或者上下游产业链公司的举牌行为,已在不经意间成为一道新的风景线。永辉超市举牌中百集团格力电器举牌海立股份鸿达兴业集团举牌中泰化学大北农举牌荃银高科长江电力举牌国投电力等案例均体现了产业资本的谋篇布局,其中以零售业最为显著。

  据记者统计,今年有26家零售业公司被举牌。资产重估价值、产业资本整合等成为零售业上市公司被举牌的重要因素。在举牌方中,出现永辉超市举牌中百集团、卓尔控股举牌汉商集团等同业举牌案例,显示出零售行业正在经历整合与洗牌过程。 以中百集团为例,其被永辉超市全资子公司重庆永辉超市和武汉商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增持股份4766.76万股,涉及资金4.20亿元。中百集团曾公告称,公司股东武汉商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承诺,争取在5年之内,采取多种方法逐步解决武商集团、中百集团武汉中商三家上市公司的同业竞争问题。汉商集团股东卓尔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阎志完成六度举牌后,直逼公司控股股东武汉市汉阳区国资办的持股比例。面对卓尔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的强势举牌,为稳定控制权,汉阳区国资办发起了部分股份要约收购来捍卫第一大股东的地位。

  国金证券认为,零售行业部分经营弱势企业退出速度加快,近年来百货企业闭店数量持续走高,存量优质企业进行整合以获取核心商业物业资源。同时,零售行业的存量资产盘活仍存在很大空间,这对资本产生巨大的吸引力。相关分析人士也认为,尽管目前财务型投资仍然占据较大比重,或有一些举牌资金虽然来源于产业资金,但所举牌的标的与自身业务并无太大关联。可以预期的是,未来产业链协同式举牌会渐渐增多,也更容易受到市场认可。

  股权分散型举牌公司增多

  红刊财经记者发现,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低也是成为吸引资本举牌的一个重要条件,多家公司的股东通过多次举牌,使得自己的持股比例距控股股东持股权仅“一步之遥”,如果能够进一步增持,即将出现上市公司控股权变更的情况。

  统计数据显示,在今年5月市场反弹以来,818家被股东增持的公司中大股东持股比例低于30%的有435家,占比53.18%;有203家公司大股东的持股比例低于20%;另有22家公司大股东的持股比例低于10%。在这些增持较典型的公司中,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在30%以下的康得新被股东增持市值高达30.95亿元、南京新百被增持市值达到20.65亿元、华闻传媒被增持市值为17.49亿元、新日恒力被增持市值16.07亿元、辽宁成大被增持市值13.85亿元、赛轮金宇被增持市值6.08亿元等。

  以赛轮金宇为例,其第一大股东董事长杜玉岱的持股占比仅为6.45%。资料显示,2016年1月12日,赛轮金宇发布非公开发行股份预案,拟发行不超过2.06亿股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5亿元。直到今年7月4日,新华联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长石投资的出现,引起了赛轮金宇警觉,不得不紧急停牌。目前,随着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完成,新华联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共计持有赛轮金宇12.96%的股份,超过了杜玉岱9.54%的直接持股比例,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而杜玉岱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能够行使表决权的比例虽然有16.56%,仍为控股股东,但领先优势已不明显。或在控股股可能旁落的压力下,副董事长、总裁延万华通过二级市场又进一步增持公司股权6.44万股,持股比例上升至3.72%。延万华表示,拟在未来6个月内继续增持1000万股至2000万股。

  “股权分散就是导致企业容易被举牌的重要原因之一。不过,举牌之后还得看新股东的实力。”资深研究人士肯定地表示。其认为,一旦股权分散公司的控股股东发生变更,即可能会导致公司基本面和经营方向发生重大改变,引来新的投资亮点。

  资金青睐“无主”公司

  除了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低外,目前“无主”(无实际控制人)公司也频频陷入股权之争的泥潭。如焦作万方易联众康强电子、ST山水、*ST海润、*ST海润等均处于无控制人状态,特别是ST公司是属于典型的“壳资源”类公司。

  红刊财经记者发现,从上市公司“无主”原因看,主要是因非公开发行导致原实际控制人持股数量发生变化、公司管理层、治理层发生变化,致使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从有到无”。当然,也因一些上市公司一上市就没有实际控制人,上市之初股权分布就比较分散,重要股东背后力量比较均衡所导致的。

  在今年增持金额较大的公司中,焦作万方的控股权之争就是一个典型案例。该公司自5月11日起至11月16日,被包括樟树市和泰安成投资管理中心(和泰安成)等4位股东增持1.08亿股,增持资金高达11.33亿元,增持后,和泰安成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变更后持股1.9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65%。公司原第一大股东杭州金投锦众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变更为第二大股东。和泰安成的出现,让焦作万方的股权争夺战更趋白热化。经历了多路资金多轮举牌后,焦作万方前三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16.65%、16.41%、15.64%,从中亦能窥见股权争夺的激烈。需要注意的是,在焦作万方股权争夺战背后,还隐藏着股份质押的情况。如和泰安成持有的焦作万方16.65%股份就被质押了10.16%股份,而第三大股东嘉益(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质押了自己手中持有的大部分股份。在市场人士看来,这其中潜藏的高杠杆风险是需要投资者时刻警惕的。

  易联众是属于控股权之争成功易主的案例。该公司第一大股东张曦通过“兴业信托—兴运扶摇6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在二级市场共增持公司股份21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张曦通过个人证券账户及信托计划合计持有公司股份98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791%。至此,张曦已完成了此前巩固公司控制权的承诺。本次承诺完成前,因公司股权相对分散,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与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差距较小,任何单一股东均无法实现对公司控制,因此公司暂无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本次承诺完成后,除张曦外,公司未有其他持股5%以上股东,张曦持股比例显著高于其他公司股东,张曦可实际支配的公司股份表决权已足以对公司股东大会的决议产生重大影响,张曦成为易联众新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大多数举牌方有争夺控股权的想法,这表明不少产业资本仍有‘壳’的需求。‘协议买壳’的成本较高,使得通过二级市场公开操作‘夺壳’更具吸引力。另外,随着经济发展,上市公司从整合主体变成被整合的资源,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研究人士在看好的同时也提示了风险,认为自从去年9月重组新规实施以来,“类借壳”遭到严管,监管机构加大了对杠杆收购的监管力度。从近半年中小创被持续压低估值等可以看出,ST股曾经的‘壳价值’将逐渐被扼杀。

限时优惠:万1.8开户
(赠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