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科技最新消息,还怀念“519行情”吗?亲历者讲述暴涨背后的伤痛,000021最新新闻

《深科技(000021)》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

还怀念“519行情”吗?亲历者讲述暴涨背后的伤痛
2019-05-19

  “519”是 A 股20年来最为特殊的一个日子。

  1999年5月19日,上证指数大涨4.64%,点燃了低迷已久的市场人气。随后,在短短的一个半月时间,A股暴涨66%,上证指数第一次突破历史的“箱顶”1500点,于1999年6月30日上攻至1756点,被誉为A股历史上一波“史诗级”的行情,这就是著名的“519”行情。

  “519”是老股民们记忆中难以磨灭的“狂欢节”,是新股民跃跃欲试的“炒作日”,更是A股一众“韭菜”一心期待的“大奇迹日”。

  每年的5月份,A股都会出现一波股民深度“怀念519”,期待股市大奇迹日重现。但是,“519”重现真的值得期待吗?很多过来人却并不这么想。

  本期,《陆家嘴》记者采访了多位亲历“519”并且仍然奋战在二级市场的专业投资人,事实上,对于“519”,作为“过来人”的他们,回忆中更多的是暴涨过后带来的伤痛。

  一场“被需要”的上涨

  1999年的夏天,来得特别的早,也比往年更热一些。

  凌通盛泰投资管理董事长董宝珍是一位价值投资派的私募基金经理,因过去十年坚守贵州茅台在A股一战成名。20年前“519”行情爆发的时候,他在包头一家证券公司负责设备维护,在那个火热的夏天,“519”行情给他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营业部突然的升温。

  “有一次我在营业部大厅刚走了大概15米,关注的那只股票就已经涨了10%!”董宝珍向《陆家嘴》记者如此描述“519”行情的疯狂。

  董宝珍当时工作的营业部一次性能容纳上千人,“519”行情爆发之后,上千人都涌到营业部里,营业大厅一下子变得异常闷热。当时还没有中央空调,董宝珍和他的同事们连夜加班,在营业部加装了一个大型的促进空气流通的抽风机。每一次抽风机启动的时候,就会发出飞机起飞的巨大轰鸣声。

  20年过去了,董宝珍已经记不清自己当时买了哪些股票,但这种轰鸣声却成为挥之不去的记忆。

  由于行情过热,当时营业部的设备也常常会出现问题。有时候电子显示屏会突然黑屏,有时候交易设备突然间就死机了,这时候营业厅就会发出一浪接一浪的巨大的抗议声,非常震撼。作为设备管理员的董宝珍当时最担心的就是设备出问题,害怕情绪失控的股民们会一拥而上。

  1999年5月19日开盘后,市场开始单边上涨。当日,上证指数涨幅达到4.65%,有27 只股票涨停。A股市场的人气从这一刻开始被点燃。

  在《陆家嘴》记者采访过程中,多位亲历者都不约而同地回忆起“519”行情爆发的背景,在他们看来,“519”行情更像是一波“被需要”的上涨。

  张英飚是深圳景泰利丰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兼投资总监,他从1994年进入证券市场,作为一名“老君安”,“519”行情启动的时候,他恰好在当时合并后的国泰君安(16.300, -0.60, -3.55%)证券投资部负责自营盘的投资业务。

  在张英飚的记忆中,当时中国正面临着内忧外患的紧张局面。

  1997 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中国出口增速一路下滑,到1998 年开始变成了负增长。对当时正处于国企改革期间的中国经济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在多位亲历者的记忆当中,1998 年是中国非常艰难的一年,不仅国内开始国企改革,下岗再就业,外部需求萎缩,天公也不作美。1998年发生了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

  当时在深圳工作的张英飚感受特别深刻,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时候,大陆和香港的房价都出现了大幅下跌,与香港一水之隔的深圳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当时深圳商品房市场比内地规模大,我们的直观感受就是,自己的房子价格一直在跌。”张英飚说。

  1999年前几个月,经济基本面并没有出现太大的改观,但政府开始重视股市的地位。

  “这是前所未有的,之前A股当时的体量还很小,在国家金融体系当中根本不值一提。”张英飚说。

  A股开始在多种层面上被作为当时经济破局的重要工具。

  证监会领导组织了众多机构开会,对于股票市场低迷不振进行“深度调研”和成因分析。会上,领导提出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和推进证券市场发展的六点意见”,这也就是现在还经常有人提及的《搞活市场的六项政策》,其中提出要改革股票发行体制、保险资金入市、逐步解决机构的合法融资渠道、允许证券公司发行债券、扩大证券投资基金的规模、允许部分B股及H股公司回购股票。

  5月16日,国务院正式批准了“6点意见”,被认为是“519”行情开始启动的导火索。

  在行情上涨的过程当中,政策持续发力。6月10日,央行宣布第8次降息;6月14日,证监会主要领导发表讲话指出股市上升是恢复性的;6月15日,《人民日报》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坚定信心,规范发展》,为行情“定调”,指出“股市只是恢复性上涨”。

数据来源:<a href=/gupiao/601108.html  class=red>财通证券</a>研究所

数据来源:财通证券研究所

  “这是第一次股票市场的发展得到了最高层的肯定。对于讲大局的中国股票来说。无异于打了一剂强心剂。”招商证券(15.590, -0.52, -3.23%)分析师张夏在他复盘“519”行情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

  “519”之怪现象:

  “以大小盘论涨跌”、“触网”概念横行

  “深圳临近香港,我们当时的投资理念更为国际化一些,‘519’行情启动之后,我们就认为,这只是一波简单的‘政策市’,缺乏基本面的支撑,所以操作上相对保守。”张英飚说。

  但身处市场一线的张英飚对于当时市场其他参与者的“疯狂”依然记忆深刻,“519”行情从上证指数1000点附近启动,而到了1360点以上市场才开始放量,很多股民和机构都是在高位“砸锅卖铁”进了场。

  数据统计显示,1999年5月19日当天,沪深两市成交金额仅为65.36亿元,第二天成交金额突破百亿元,之后一直徘徊在200亿元附近,一直到6月15日两市成交金额才达到430.68亿元的高位,市场真正开始放量,但此时行情已经快要接近尾声。

  “当时在深圳,见面第一句就是‘股票赚钱了没有’?”深圳格林斯通董事长余军对《陆家嘴》记者说,他初涉股市就被套牢了,投资股市的钱跌得只剩下一半,“519”行情的启动给他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证券账户的股票慢慢涨回来了。

  “当时身边几乎每一个炒股的人都赚钱了。”他讲述道,那时候最时髦的一个词叫做“触网”,谁的股票一旦“触网”,就会出现一发不可收拾的上涨。

  余军口中的“触网”概念,也就是“519”行情最大的投资主线——所谓的“科网股”。1999 年,美国股票市场科网股牛市正如火如荼,微软公司复权价格从0.48美元上涨至26.2 美元,上涨了53 倍。“519”行情爆发的时候,科网股就成为最受市场追捧的题材。

  根据招商证券统计,1999 年5 月19 日至1999 年6 月29 日,除了金融板块后,行业平均涨幅最大的是信息设备、信息服务、电子和综合,实际上就是中国“科网股”所分布的行业。

  在“519”行情期间,涨幅靠前的股票几乎都与科技沾边,包括乐凯胶片综艺股份、清华同方、深科技、工大高新、风华高科、真空电子、东方电子同济科技等,这些公司胜在“名字与科技靠边”,而至于是不是真的有科技实力,在当时似乎并不那么重要。

  花荣被称为是沪深股市第一代职业操盘手,有着“不死鸟”的外号,在“519”行情中,他曾经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100万。

  花荣在回忆自己操盘生涯的一篇文章中写道,1999年的时候,他股票账户里最初只有18万元的保证金,“519”行情发动之后,他在32元附近买入了当时的“科网股”之一清华同方,并在67元成功逃顶,加上杠杆的作用,“519”行情结束的时候,他账户里的资金已经变成了80多万。

  一个个“股市造富”的故事成为了那段行情当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故事。

  但是,在快速上涨了两个月之后,“519”行情很快进入了盘整阶段,并在下半年迎来一波大幅度的回撤,从1999 年9 月10 日至1999 年12 月27 日,上证指数从将近1700 点,下跌至1341 点,跌幅接近20%。

  “当时的行情在我看来,股票并不便宜,因为很多上市公司其实是没有业绩的。”私募林园说。

  那时候常常有做投资的朋友找他讨论股票,有一个朋友告诉林园,自己发现了A股一个赚钱的规律,那就是要以“盘大盘小来定价”,买小盘股才能赚钱。

  “我当时就特别不认同。”林园说。

  林园在“519”行情爆发的时候已经小有名气,他在1997年前投资的深发展、四川长虹都给他带来了数千万元的回报。在“519”行情当中,林园则采取了频繁操作的策略,买过多只股票,在即使是在网络股、概念股横行的时代,他也仍然坚持找到低估的、有价值、有业绩的股票进行投资。而这一思路也让他在随后市场的大跌当中得以全身而退。

  而更多的人在那段行情中由于融资炒股、加杠杆、追高,在随后市场的下跌中遭受了巨大的打击,董宝珍就亲见当时营业部里很多的大户由于融资炒股在“519”行情结束之后都走向了没落,大户室里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

  “当时很多网络牛股并没有实际业绩,当年的牛股亿安科技就是乐视网的翻版,结果都很惨烈。”董宝珍说,对“519行情”不能独立看待,应该把它跟2001年以后熊市的下跌结合来看,这种非理性暴涨过后带来的痛苦是非常惨烈的。

  20年后,“519”行情卷土重来?

  在“519”行情20周年之际,一些券商研究员也将今年的行情与“519”行情进行比较,认为两者都是股指在政策面发出明显利好的刺激之下快速上涨,并在随后迎来一波大牛市。

  财通证券分析师金敏在研究报告中指出,A股春节后这轮让多数投资者猝不及防的单边上涨行情,从行情发动的背景、驱动逻辑、演绎过程以及风格特征等方面来看,与1999 年的“519”行情有不少的相似之处。

  比如,从宏观背景上看,两次行情发动前,我们都面临化解实体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从而更好地激发经济活力。而在政策面上,高层都是将A股作为经济破局的重要工具。

  在行情特征方面,两次行情开始之前沪指的市盈率水平都处于近5年的低位,导致逼空式上涨行情连续出现。

  甚至,两次行情领涨的板块和个股都与高科技相关。

  “某种意义上讲,2019 年农历春节之后A 股的这轮行情可以看作‘519’行情的‘快进版’。”金敏指出,因为杠杆资金的大量参与以及游资操作手法的进化,行情发展和演绎的速度加快了,同时因为机构投资者包括外资力量的强大,行情从情绪驱动回归面驱动的过程可能也将短于当年。

  张英飚则认为,经过20年的发展,A股不管在市场规模、投资者结构等方面都已经出现了很大的变化,依靠政策主导很难再造一个牛市。并且,从“519”行情、2015年的“人造牛市”来看,缺乏基本面支持的上涨都是难以持续的。

  “我们当年对‘519’行情进行经验总结的时候就已经认识到,股市还是有自身的运作规律的,股市就是经济的晴雨表,脱离基本面,一味依靠喊话带来的上涨是不可能持久的。”张英飚说。

  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也表示,20年之后,A股市场已经很难再现“519”行情。

  李大霄指出,“519”行情是政策利好刺激,市场流通规模还比较小,外部环境配合,又有高科技股浪潮等大环境下才展开的,现在这些条件都已经不具备了。20年前与20年后的政策环境、市场条件和投资者结构会完全不一样了。未来将是市场化、国际化的新阶段,退市也会正常化。未来长期资金和外资会大量进场,对蓝筹股的需求会大量增加,对高估五类股票需求会减弱,这样双向价值回归将会进行。

  那么,当我们怀念“519”时,我们真正在怀念什么?

  董宝珍认为,股民们怀念“519”,更应该从中进行反思:股市到底应该为谁服务?

  董宝珍打了一个比方,他觉得股市就像一个“菜市场”,监管者应该制定好、管理好菜市场的规则,让它更好地为市场中的商贩和消费者服务,而不是说某个快餐店出问题了,让这个“菜市场”去服务快餐店。

  “我们也不应该期待再造一个‘519’,那会是更大的悲剧,我希望A股以后不要再出现‘519’那样的人造行情了。”董宝珍说。

(文章来源:《陆家嘴》杂志)

限时优惠:万1.8开户
(赠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