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A最新消息,苏州高新科创概念华而不实,000002最新新闻

《万科A(000002)》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

苏州高新科创概念华而不实
2019-06-23

K图 600736_1

  虽然有着科创板概念的加持,但苏州高新并没有多少科创板公司的实质投资。

  6月中旬,进展神速的科创板宣布开板,相关概念股或许又将迎来一次炒作。市值已经在百亿左右的苏州高新(600736.SH)能否更进一步呢?

  自从科创板酝酿开始,以园区为代表的一批A股公司受到了二级市场的热烈追捧。苏州高新虽不是涨幅的领头羊,但也位列其中,公司目前的市值稳定在百亿元上下。

  尴尬的是,以房地产为主要收入的苏州高新正在向“创新地产+高新技术投资”的方向转变,公司投资主要涉及的是非银金融、基础设施经营等行业。截至目前,公司直接参控股企业中没有已申请科创板上市的企业。通过间接持股,苏州高新才和科创板搭上了关系。

  虽然对外投资金额不菲,不过这些投资目前还没有给苏州高新带来更多的实惠,公司主要依赖房地产业务。除了房地产开发外,政府收储已经成为苏州高新近年来利润的源泉之一。

  科创有概念无真身

  无论是从公司定位还是最终的投资结果来看,苏州高新确实直接投资了无数家公司,但至少在目前,这些公司并没有出现在科创板企业的披露名单中,最近的这次投资或许可以体现苏州高新的投资思路。

  6月15日,苏州高新发布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与关联方计划认购不超过4.5亿元的数字政通(300075.SZ)定增金额,4.5亿元也是本次数字政通定增金额的上限,即这两家公司将包揽数字政通的定增,苏州高新成为最主要的出资人。

  参与上市公司定增是苏州高新“双轮价值驱动商业模式”的具体体现。在2018年年报中,苏州高新提出,通过高新技术产业投资逐步实现产业结构调整与布局,建立“创新地产+高新技术投资”双轮价值驱动的商业模式。

  2013年和2014年时,苏州高新强调的是文化旅游地产战略,2017年提出“高新技术产业投资运营商”的战略定位。也就是说,苏州高新开始提升公司的投资定位。

  从苏州高新投资金额的变化上也可以看出公司战略的转变。在2016年之前,公司的长期股权投资基本维持在3亿-5亿元的水平,2016年一跃超过了20亿元,2018年年末也有10亿元左右的规模,2016-2018年分别为23.08亿元、19.74亿元和9.9亿元。

  除了长期股权投资外,2016-2018年,苏州高新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也分别有6.32亿元、8.53亿元和7.6亿元。在此之前,公司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只有2亿元出头。

  以2018年为例,在苏州高新的长期股权投资名单中共有18家公司,其中投资金额较大的包括苏州高新万阳置地有限公司,该公司是2016年苏州高新出资4.5亿元成立,持股比例为50%,其目的是与万科共同开发一地块。

  实际上,在苏州高新长期股权投资下出现的18家联营合营企业中,主要以房地产及其上下游和各种投资公司为主,鲜有科创板主打的高科技企业。

  根据苏州高新年报介绍,2018年年末,公司参股股权投资企业共21家,主要涉及非银金融、基础设施经营等行业。而在2017年年报中,苏州高新介绍称,公司对外参股投资28.27 亿元,参股股权投资企业共22家,主要涉及基础设施经营产业、与房地产相关联产业及金融业。2016年涉及的行业与2017年基本一样,公司对外参股投资29.4亿元,较2015年增加了23.08亿元。

  苏州菱云试验系统有限公司(下称“苏州菱云”)是上述18家公司中少有的高科技概念公司,苏州高新在2017年5月以2.65亿元收购了苏州东菱振动试验仪器有限公司(下称“东菱振动”)73.53%股权,从而间接持有苏州菱云45%的股份。

  东菱振动所在行业属于先进制造业,公司为力学环境与可靠性试验设备专业制造商和测试服务商,主要生产各类振动试验台、冲击碰撞试验台等,公司承诺2017-2019年的扣非净利润不低于3000万元、3600万元、4200万元。

  2017年,东菱振动实现营业收入3.2亿元,实现扣非净利润3356万元。2018年,东菱振动实现营业收入3.57亿元,实现扣非净利润3437万元,与业绩承诺的最低值3600万元略有差距。

  在收购东菱振动时,苏州高新确认了1.89亿元的商誉。在业绩承诺没有实现后,苏州高新2018年对其计提了2735万元的商誉损失。

  这并不是东菱振动带给苏州高新的唯一损失。

  2018年,苏州高新营业外支出为3349万元,其中的担保损失为2679万元。担保损失正是由于收购前东菱振动对外担保的2475 万元出现了损失,苏州高新成为买单人。

  唯一的高科技公司业绩难及预期,还给苏州高新造成了商誉和担保损失,这样的投资水准难以恭维。

  实际上,虽然苏州高新的投资金额明显增加,但投资回报不增反降。2013-2015年,苏州高新对联营企业和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分别为4458万元、2511万元和2220万元,2016-2018年的投资收益分别为-2.52亿元、-6338万元和-4973万元。长期股权投资从3亿、5亿元提高到10亿元的规模,净利润反而大幅亏损,苏州高新的大手笔投资显然难言乐观。

  苏州高新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情况稍好于长期股权投资。2016-2018年,苏州高新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分别获得现金红利281万元、1621万元和4589万元。与长期股权投资的亏损相比,这样的现金回报可以接受,但与其8亿元左右的投资额相比又显得杯水车薪。

  截至2018年年末,苏州高新直接参股的20余家公司中并没有科创板公司的身影,能够使公司打上科创板概念股标签的原因,在于公司间接持股名单中涉及科创板公司。

  早前,苏州市政府曾表示将积极推动苏州国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苏州国芯”)在科创板上市。苏州高新曾对市场表示,公司参股14.97%的苏州高新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苏高新创投”)通过其持有的基金参与投资苏州国芯。

  根据工商信息,苏州国芯2018年年报披露的公司股东名单达到34家之多,这里面没有苏高新创投的身影,其持有的基金是哪一只苏州高新并未对外披露。若持有份额明显,或许苏州高新早已对外公布了。

  苏州高新证代龚俞勇表示,公司所持苏州国芯比例确实不高,但公司间接持有刚获准发行的天准科技的股份要略多一些,公司投资的公司中,目前没有直接持有科创板相关公司的股份。

  目前,苏州高新净利润已经达到10亿元级别了,归母净利润也已超过6亿元。在大量投资无法贡献利润的情况下,公司的利润只能以房地产为主了。不过,除了房地产贡献主要的盈利外,由于每年土地收储,政府无疑是苏州高新的利润大户。

  土地收储成利润源泉

  苏州高新年报显示,2013-2018年,公司实现营收33.93亿元、35.75亿元、32.51亿元、55.83亿元、62.42亿元和72.82亿元,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3亿元、1.7亿元、1.91亿元、3.07亿元、6.06亿元和6.11亿元。

  在这几年时间,苏州高新的收入涨幅略超一倍,归属净利润的上涨更是达到了1.66倍,之所以从2013年开始观察苏州高新的净利润,是因为从这一年开始,公司的净利润中非经常性损益的影响开始直线加大,非经常性损益甚至帮助苏州高新规避了“ST”的风险。

  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2013-2018年,苏州高新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9521万元、-4103万元、-5.58亿元、1.43亿元、2.51亿元和3.04亿元,即同期的非经常性损益分别为1.35亿元、2.11亿元、7.49亿元、1.64亿元、3.55亿元和3.07亿元。如果没有非经常损益,苏州高新在2014年和2015年将连续亏损。

  根据统计,在2013年以前,苏州高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净利润”基本都在90%以上,即净利润中非经常性损益的占比多数时间都不足10%,即使超过10%也仅仅是偶然现象,下一年很快恢复正常。

  但从2013年开始,非经常性损益几乎成了苏州高新的“经常性利润”了,而且非经常性损益贡献了公司半数以上的净利润。2013-2018年,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41.39%、-24.14%、-291.35%、46.49%、41.4%、49.57%。

  不难发现,非经常性损益占据了苏州高新净利润半数以上的份额,尤其是在2014年和2015年,若不是非经常性损益的“帮助”,苏州高新将由于连续两年亏损而戴上“ST”的帽子。

  2015年,苏州高新定增募资13亿元,两期公司债合计募资17亿元,一期中期票据募资9亿元,2015年公司合计直接募资39亿元。如果这一年公司处于“ST”状态,那么,苏州高新的近40亿元募资还能如此顺利吗?

  2013年,苏州高新的营业外收入为1.87亿元,主要是处置狮山广场项目二期土地使用权带来1.43亿元的收入。从2014年开始,政府的土地收储成为苏州高新非经常性损益的主要组成部分。

  根据苏州高新2014年年底的公告,公司所有的苏州乐园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苏州乐园”)部分土地(约107.77亩)以3.24亿元由政府收储,预计可贡献1.3亿元的净利润。年报显示,2014年,苏州乐园实现收入3.37亿元,净利润1.83亿元,上年净利润只有846万元。

  2015年,苏州乐园更是成为苏州高新的盈利大户。苏州高新区土地储备中心、苏州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分3次收储苏州乐园土地合计346.5亩,成交金额共计12.62亿元,这增加了公司营业外净收入6.98亿元,形成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3.92亿元。

  2016年,苏州乐园81.57亩的土地继续收储,土地补偿价格为2.18亿元,由此产生的处置收益为1.84亿元。

  2017年,已经更名为苏州高新旅游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苏州乐园70.3亩和156.19亩国有土地及其附着物分两次被收储,土地补偿总价分别为1.84亿元和4.84亿元,产生处置收益5.26亿元。

  2018年,苏州高新旅游产业集团有限公司206.82亩土地及其房屋等由政府收储,合计转让款6.87亿元,由此产生的处置收益合计为5.35亿元。

  在2018年年报中,苏州高新表示,公司原苏州乐园已于2017年10月闭园,截至期末,原苏州乐园欢乐世界土地已全部收储完毕。欢乐世界收储完毕,糖果世界则可以继续贡献收储收益。

  “原苏州乐园糖果世界66.77亩用地预计将于2019年收储”,苏州高新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苏州乐园有欢乐世界、水上世界和糖果世界三个场所,苏州高新证代龚俞勇表示,苏州乐园糖果世界收储完成后,公司的乐园土地收储将告一段落。

  看不懂的交易

  在房地产业务上,苏州高新并非单纯的地产开发,早前公司主打文化旅游概念,如今又强调健康主题。

  根据苏州高新2017年年报,公司计划与华大基因科创中心、苏南万科等四方联合打造生命健康小镇,总规划面积3.96平方公里,总建筑面积约100万平方米。

  按照苏州高新的介绍,生命健康小镇是公司目前的重点项目。但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因项目建设调整,小镇建设公司注册资本变更为500万元,尚未实际出资。

  之前,项目公司的注册资本为10亿元,苏州高新占30%,生命健康小镇的推进似乎遇到了暂时的挫折,而与其他合作方的健康项目并未按下暂停键。

  在建设生命健康小镇的4家公司中,苏州白马涧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也是其中的一家。

  2018年8月,苏州高新与其合资成立了苏州白马涧生命健康小镇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白马涧小镇公司”),双方持股各占50%,但合作方让渡1%表决权给苏州高新,且苏州高新在董事会占有半数以上席位。因此,白马涧小镇成为苏州高新的合并孙公司。

  成立于2018年8月的白马涧小镇公司行动迅速,2019年1月,公司向其股东之一的苏州白马涧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购买了3.06亿元的商品房。2月,该公司又从拍卖渠道以1.2亿元拍得苏州高新区一不动产。

  苏州高新的主业便是房地产,公司还要向控股孙公司的少数股东购买房地产,且购买金额超过了3亿元。

  苏州高新证代龚俞勇表示,公司健康小镇项目仍在推进中,前期工作由白马涧小镇公司负责,因此,与华大基因等合作方的注册资金相应减少;白马涧小镇公司购买的房屋不是住宅,是产业园后续运作平台,为后续运营储备空间。

  除了向少数股东购买房产外,苏州高新的其他应收款也越来越多,2015-2018年分别为32.66亿元、38.39亿元、47.1亿元和74.88亿元,2018年,公司其他应收款的涨幅尤其明显。

  在苏州高新其他应收款客户中,苏州万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苏州万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金额分别为18.62亿元和9.33亿元,二者是苏州高新子公司的少数股东,而且是万科的子公司。

  2018年年末,苏州高新来自苏州高新万阳置地有限公司的其他应收款为18.81亿元,该公司是苏州高新万科子公司合作的联营企业;来自苏州万科企业有限公司和徐州万创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其他应收款分别为6.72亿元和2.99亿元,两家公司同样与万科有关。

  苏州高新在年报中没有披露与万科的合作规模,这几家公司的其他应收款合计资金已经达到了56.74亿元,占到苏州高新其他应收款的大多数。如此之多的资金由同一个合作方占用,苏州高新是合作方还是资金拆借方呢?

  以苏州高新万阳置地有限公司为例,2017年年末,苏州高新子公司应收苏州高新万阳置地有限公司拆借资金及利息与服务费合计15.69亿元,2018年,公司子公司又向该公司拆借2.3亿元。

  2018年,苏州高新子公司从该公司收取利息8165万元(含税)及服务费66万元(含税),显然拆借出去的资金获得了不菲的利息回报。

(文章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万2开户
(赠送炒股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