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A最新消息,张纪文去职南方背后:拆解万科“活下去”的逻辑,000002最新新闻

最新新闻 | 最新公告 | 公司简介 | 十大股东 | 资金流

信息一览 | 财务数据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张纪文去职南方背后:拆解万科“活下去”的逻辑
2019-05-09

K图 000002_2

  5月1日,张纪文发了一条朋友圈:硕大的光头照,配文“不解释,这不是新发型,是回归”。

  6天后,万科官宣了张纪文退任南方区域首席执行官、由孙嘉接任的消息。这是张纪文职业生涯的重大转变,他此后将负责万科梅沙教育事业部。

  作为万科四大区域的掌舵人之一,人称“张大”的张纪文多年来一直分管南方区域,也是过去6年多来万科新业务转型的坚实拥趸。

  而他此次去职,发生在万科“收敛聚焦、巩固提升基本盘”的背景之下,从中可以窥见,去年万科提出的“活下去”,并非仅是口号,业绩和发展的压力,存在于每一个区域、每一个高管身上。

  “现在地产职业经理人尤其是副总裁级别的人,压力其实都挺大的。”经历了去年四季度销售“寒冬”的北京一大型房企高管说。

  不过,对于“张大”而言,新业务、教育业务是面向未来的,也许梅沙教育在他的带领下,会闯出万科的另一片天。

  业绩之“殇”

  加入万科18年,张纪文先后担任上海万房副总经理、万科设计总监、万科执行副总裁。2009年,张纪文担任万科高级副总裁、南方区域首席执行官。

  十年任职为何一朝调离?5月7日后,尽管仍是集团高级副总裁,但从分管南方区域的“八爪鱼”业务到聚焦教育,管理权限的大幅缩小不禁让外界猜测,“张大”被削权了,“失宠”了。

  对此张纪文淡然一笑;一直欣赏他的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也很委屈。接近万科的人士说,做出这个选择,某种程度上,和他的性格有很大关系。无论在万科内外,“张大”都是最有性格的高管之一,王石、郁亮、员工们也都很尊重他。

  万科和张纪文本人都没有透露此次调职的原因。但从种种迹象分析,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南方区域去年的业绩表现不佳、开发业务与新业务未达平衡,是他去职的原因所在。

  知情人士透露,南方区域去年未完成回款目标。

  可参照的是,万科2018年年报显示,南方区域2018年销售额为1434.68亿元,占比23.64%,在四大区域中排第三。而2017年的销售额还为1515.15亿元,占比28.60%,排名第一;此外,南方区域是四个区域中唯一一个在2018年出现销售下滑的区域。

  在万科2019年一季报中,南方区域继续下滑,以146.9万平方米、占比15.9%的销售面积,以及265.8亿、占比17.8%的销售金额,垫底四大区域。

  去年9月,郁亮在南方区域季度例会上曾指出,南方区域的回款压力比较大,不是因为南方区域做得不好,而是因为率先感受到了市场及行业变化,此外南方区域新业务发展走在集团的前面,这两点结合,使得南方区域的压力更大。

  残酷的是,“业绩不佳,总要有人为此负责。”易居智库研究中心总监严跃进认为,这是张纪文调职的最大原因。

  在业绩下滑的2018年,南方区域也进行了大力度的组织重建,取消了多个部门,力推“起立坐下、事人匹配”,内部人事与业务竞争关系变得很复杂。

  今年1月底,南方区域进行了一轮管理层大换防:深圳公司总经理由原广州公司总经理唐激杨担任,广州公司总经理由原厦门总经理薛峰担任,厦门公司总经理则由原南宁总经理常乐担任,组成了即将到任的新区首孙嘉的核心班底。

  转型之困

  值得注意的是,张纪文此次去职,发生在万科“收敛聚焦、巩固提升基本盘”的背景下,某种程度上而言,他成为了万科转型试验反思的一个“注脚”。

  事实上,在万科内部一直有开发业务与新业务孰优孰劣的争议,资源倾向开发还是新业务,是过去几年来各个区域、城市公司躲不开的命题。

  在很多万科人眼中,“张大”是个非常有个性的人,他也是集团高管中身体力行新业务最多的一个人。

  他常说,别人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他的思维,走在时代前面;他也不太看好传统开发业务,认为转型势在必行。“深圳已没有增量市场的空间,做万村、做长租是为了‘活命’。”张纪文曾说。

  在万科四大区域中,南方区域于2015年率先提出“八爪鱼战略”,推进一系列多元化转型,触角延伸到了物业、商业、物流、租赁住宅、冰雪度假、养老、教育及产业办公等领域。

  在此过程中,张的想法与一些内部员工发生了冲突。2016年,原深圳万科总经理周彤带大批中层离职,是南方区域最大的一次人才流失。

  在2018年,一度轰轰烈烈的新业务拓展陡然跌入了另一番天地——去年9月,万科6年来首次进行战略检讨,内部高喊“活下去”;随即又提出“收敛聚焦,巩固提升基本盘”,其中要“收敛”的就包括野心勃勃的“万村复苏计划”。

  去年8月开始,“万村计划”接连受到推高城中村租金的质疑。在去年11月的媒体沟通会上,张纪文回应,“万村计划”确实暂缓推进,是出于经营质量的考虑。

  郁亮被问及“万村计划”时说,“城中村改造比想象中复杂得多,做点好事真难,目前还没有发现做公寓赚钱的,但外界的指责有很多。”郁亮说。

  3月底,万科发布年报称,“基本盘”将是万科2019年最重要的词汇,万科的各个业务线条都明确了各自的基本盘,其中四大区域均明确以开发业务为基本盘。

  其他进行中的新业务都要被“修剪”,万科高级副总裁孙嘉说,未来每个城市公司,原则上只能做三个主业务,其他业务可定为配套服务,选择性地去做。

  对于未来,按照郁亮的解释,万科的“活下去”是指活得长久,活得更好,潜台词也包括要拓展新的生存和利润空间。

  郁亮表示,转型绝非易事,“我们至少需要建立六个千亿级业务,才能再造一个今天的万科。”

  在这个意义上,以“张大”为代表的“未来派”,也可能成为万科“活下去”“活得更好”的一个先锋。值得一提的是,万科另一位高级副总裁谭华杰,辞去董秘职务后淡出公众视野,目前在负责万科的现代农业。

  过去几年,张纪文为梅沙教育倾注了心血,甚至亲自参与教材编写。万科梅沙已形成小学、幼儿园、户外营地等一套教育体系。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梅沙教育事业部现已成为万科集团层面的一个BU业务。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以上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万科A最新消息,张纪文去职南方背后:拆解万科“活下去”的逻辑,000002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