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A最新消息,老钱香港 终于有了创业者,000002最新新闻

最新新闻 | 最新公告 | 公司简介 | 十大股东 | 资金流

信息一览 | 财务数据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老钱香港 终于有了创业者
2019-04-12

  作者:耿荷

  来源:棱镜

  香港创业的星星之火已经点燃。

  近5年来,在互联网创业席卷祖国大江南北的势头之下,香港同样“蠢蠢欲动”,试图在传统金融、地产等支柱产业之外,拓展新的增长动力。

  这个新动力就是科创企业。

  一场自上而下的创业潮正在香港进行,政府引导,地产商、大公司、大基金一呼百应。

  香港老牌的地产公司新世界、新鸿基、信和等,为创业者们提供价格低廉的共享办公空间。红杉资本中国参与的香港X基金已经是挖掘香港创业公司的资本推手。

  如今,香港创业气氛渐浓。

  2019年1月初,香港投资推广署发布数据,截至2018年底,香港初创公司数目达2625家,同比增长18%,这些公司业务涵盖金融科技、电子商贸、供应链管理及物流科技等诸多领域,其中逾三分之一的创始人来自香港以外地区。

  2019年2月出台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提出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这为香港,乃至整个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科创企业,带来了新的政策支持。

  香港开始期待,这座城市可以孕育更多的大疆与商汤。

  给年轻人向上流动的机会

  陈冠华是近几年香港创业潮的亲历者、见证者和推动者。

  1996年,陈冠华结束在美国罗彻斯特大学博士后研究之后,成为香港大学化学系的一名老师。当时的香港,还是一个地区性金融中心,香港的大学在基础研究领域,尚无今日之地位。

  目睹了香港过去20多年的发展轨迹,陈冠华表示,变化出现在香港回归后,大批人才涌入香港,一些人加入金融业,他们与香港本地的、国外的人才和资本相结合,将香港逐渐变成现在的国际金融中心。

  还有一些人,加入香港的大学,推动了香港基础研究水平。

  “这两拨人才的结合对香港的科创很有利,就像香港X科技创业平台一样,任何创业都是人才和资金的结合。”陈冠华说,香港不缺这两项核心资源。

  2013年,先后担任过中华网、Gigamedia两家知名公司CEO的禤文浩回到香港,创办儿童编程教育机构朗琦科技公司。

  “创业之初,当时香港的创业氛围不是很好,创业门槛很高,租金贵,而且政府对中小企业支持并不多。”禤文浩创业期间没拿过政府补贴,“我相信市场的力量,如果一家企业从开始就靠政府资助,那么生命力不会太强。”

  香港的创业环境明显转好,发生于过去5年间。

  香港政府意识到,在蓬勃发展的金融、地产、贸易以及旅游等传统产业之外,需要挖掘新的经济增长动力,在令经济结构更加多元的同时,也为年轻人创造更多向上流动的机会。

  2017年,林郑月娥就任香港特首,明确支持香港科创企业发展是她上任后的施政重点之一。

  在不少公开场合,林郑月娥一再强调政府推动创科企业发展的决心。两年多来,香港政府陆续出台系列措施,包括增加对香港数码港、科学院的资金支持,拨款200亿港元以增强香港大学的科研实力,等等。

  港府自上而下的政策支持,给了市场和创业者以信心。

  香港的创业机遇出现了,那些满怀梦想的香港创业者需要支持。2015年底,陈冠华和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李泽湘,琢磨着成立一个支持香港科创的平台。

  那时,李泽湘的学生汪韬创办的大疆已经坐稳全球无人机第一的位置。

  陈、李两人找到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约在香港西环的湘菜馆书香门第的二楼碰面。“在香港搞这个创业平台能不能行?我们跟沈南鹏吃第一顿饭的时候,他就觉得这是好事情,应该做。”陈冠华说。

  半年过后,2016年7月,陈冠华、李泽湘,以及红杉资本、光大控股、歌斐资产管理等公司,联合发起香港X科技创业平台。香港X的关注重点是那些香港早期科创企业,特别是关注从高校走出来的科研成果转化项目。

  “我们给平台取名香港X,X代表着未来、无限和想像力。”沈南鹏在香港X的成立仪式上说。

  2016年底,香港X基金第一期募资完成,规模3亿港元。陈冠华和李泽湘担任普通合伙人,红杉资本、光大控股以及歌斐资产管理等公司是有限合伙人,一同投资的还有诸多香港的大学教授。

  过去两年多时间,陈冠华和团队考察了2000多个项目,投资了其中30个项目。这些项目不少是香港大学、香港科技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走出来的。

  “比如香港X基金在微电子领域投资的个别公司,估值已经是投资时的五六倍,虽然有3家公司接近倒闭,但也比预想的好。”现在陈冠华逢人就会讲,香港目前是最适合华人创业的地方,“这里有高端的人才,很强的技术积累,而且比很多地方更加学院派。”

  来自大地产商的反哺

  在香港,如果办公场所租金可以压缩,创业成本将大大降低。

  “这几年香港的共享空间越来越多,其间少不了大地产商的支持,创业者可以低廉的价格租到办公场所。可以说,香港现在的创业成本跟以前相比已经不高了。”陈冠华说。

  香港X同样是受益者,新鸿基、信和集团分别在观塘和佐敦,给香港X免费提供共享空间,透过香港X,再免费提供给投资的创业公司使用。

  观塘是位于香港九龙东侧的一个区域。时间退回上世纪60年代,林立的大厦中藏着一家家工厂,它们开启了香港曾经的工业时代。

  自上世纪90年代起,香港工厂大批前往内地,观塘的工业大厦逐渐空置。昔日的工业区自此衰落,陈旧、腐朽,成了观塘给人的直观印象。香港政府统计数据显示,观塘多年来“蝉联”香港最贫穷的区。

  2010年开始,香港政府启动重塑观塘计划,希望透过改善基建,将陈旧的工业区,打造成九龙东部的商业中心。那些坐落在观塘的工业大厦,不少被“活化”,由工业大厦蜕变成商业大厦或办公楼。

  2013年,鹏里资产以9.8亿港元购入建大工业大厦,再斥资1.7亿港元将其活化成写字楼,并将这栋建筑命名为KOHO,意为Kowloon Head Office。

  KOHO是观塘首栋活化成功的工业大厦,具有标志性意义。

  次年,香港四大房地产商之一的新世界发展,斥资16亿港元购入KOHO。如今,这栋12层的建筑聚集了不少创业公司,新世界旗下的创业加速器Eureka Nova和腾讯在香港的首个WeStart众创空间都位于这间大厦。

  在观塘工业大厦开启活化的同时,香港政府加大力度鼓励青年人创业。

  2017年,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中提出,为青年创业及艺术家提供工作空间,并推出“青年共享空间计划”, 将已活化的工厦空间,以不超过市场价一半的优惠租金,租给青年创业家或者艺术工作者。

  在香港政府的号召下,包括新鸿基地产、信和集团、英皇集团等公司在内的10家公司,首批参与支持,将旗下的办公空间租给创业者。

  由于观塘工业大厦最为密集,空间大、租金低,上述大公司旗下的10个共享空间,6家位于观塘。他们的示范作用,吸引更多的众创空间涌入观塘。如今走在观塘的大街小巷中,不时会看到着装“科技”的年轻人。

  观塘之外,香港的其他区域在过去几年,也涌现出大量众创空间。

  例如,位于新界的香港科学院和位于香港南区的数码港,是香港政府政策引导下的科创机构和平台,由政府提供资金,为创业者提供包括工作空间在内的一系列支持。

  发源于美国纽约的WeWork,自2016年在香港铜锣湾建立首个空间之后,至今已经在香港设立9个空间。

  由万科前高管毛大庆创立,红杉资本、真格基金等机构投资的优客工场,也于2018年初进入香港。

  期盼更多的大疆与商汤

  时光倒退到2016年底,时任香港特首的梁振英在出席科学院扩建动土仪式上讲到,彼时香港约有1600家初创企业,仅有40多个孵化器和共用工作空间。

  Alan Chan在2017年底与朋友创办了精准营销公司Easychat,这是他的第三次创业。

  他表示,香港目前有超过300个共享工作空间,他选择入驻位于观塘的腾讯WeStart众创空间。

  WeStart众创空间自2018年8月正式开业,至今已有来自8个国家的70家初创公司入驻。

  腾讯WeStart众创空间总经理尹颖仪表示,这些入驻初创企业不少是看重腾讯的网络效应,例如一些公司想了解海外市场,或者一些海外公司想了解中国市场,都希望能够借助腾讯香港的众创空间,获得支持。(注:VS Media公司负责香港WeStart众创空间的日常运营,腾讯公司并不参与。)

  “这里租金平,气氛也好。而且,对创业者来说,人脉真的好重要,在这里可以接触到不同的人,认识大公司的机会也多些。资金方面如果有需要,空间也可以帮忙。”Alan Chan表示。

  对Alan Chan和Easychat来说,2月27日是一个让他们获得人脉与资源的好契机。

  当天晚上,300多人聚集在KOHO 6楼的腾讯WeStart众创空间里。6家公司依次上台介绍各自的项目,18家公司设置摊位,展示其产品。

  前来聆听的观众多是大企业高管,有的是投资部门的负责人,有的是业务部门的负责人,他们希望借此可以挖掘合作或者投资的初创公司。

  2月27日的活动过后,两三位大企业高管接触了Alan Chan,他们对Easychat的产品产生兴趣,希望接洽后续合作机会。

  不只是腾讯,香港本地大型公司同样在关注初创企业,对此,SnapPop的联合创始人Leo Lau深有体会。

  至今创立三年的SnapPop,是一个基于增强现实和图像识别的商品推广平台,该公司于2017年入选新世界发展发起的Eureka Nova孵化器项目第一期。

  Eureka Nova孵化器项目由新世界发展副主席郑志刚发起,初衷是为了发掘智慧零售行业的初创企业。入选的企业可以免费使用Eureka Nova在KOHO 9楼的共享工作空间。此外,Eureka Nova每周举办工作坊,向这些创始人们提供金融、法律及设计等方面的培训。

  Leo Lau说,之所以能够入选Eureka Nova,是因为SnapPop的服务可以用于新世界集团旗下的一些业务。

  例如,漫步在位于香港尖沙咀海滨的星光大道,打开SnapPop的手机应用,对准明星的雕像,手机屏幕上立刻会弹出明星的虚拟动画,与其合照、互动皆可。

  “星光大道是新世界发展负责翻新的,所以这个项目的合作机会也是由他们介绍的。”Leo Lau说:“入选Eureka Nova之后,SnapPop知名度提高了。”

  2017年9月至今,SnapPop先后与不同机构合作了30多个项目,其中大多数由新世界帮忙介绍。

  与刚起步的创业者不同,禤文浩创办的朗琦科技公司经过5年多的发展,已经是香港最大的儿童编程教育机构。如今,他正规划着走出香港,拥抱更大的舞台,这是香港初创企业开拓市场的重要路径。

  内地不少初创企业善于利用内地天然的单一市场,以颠覆商业模式胜出。香港的创业者同样需要内地市场,但他们希望凭借本地高校的科研实力,打造更高壁垒的技术与研发能力。

  “坚决不投那些只做商业模式创新的公司。过去几年,香港X基金帮助的都是有核心技术的初创企业,有了技术壁垒,还要找到市场。”陈冠华说。

  创业之路九死一生。

  对香港初创企业来说,技术与市场,如能兼而有之,或可走得更远。全球无人机霸主大疆、入选美国时代周刊2018年最佳发明的Lumos智能头盔、癌症早期检测公司Cirina、人脸识别公司商汤科技,莫不如此。

  这些诞生于香港的独角兽公司,已是香港发展科创之路的注解。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细则》政策支持下,香港的创业的星星之火或许可以燎原。

(文章来源:格隆汇)

(以上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万科A最新消息,老钱香港 终于有了创业者,000002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