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A最新消息,陈峰坦言海航“野蛮生长” 要“减”断欲望 千亿资产在出售路上,000002最新新闻

最新新闻 | 最新公告 | 公司简介 | 十大股东 | 资金流

信息一览 | 财务数据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陈峰坦言海航“野蛮生长” 要“减”断欲望 千亿资产在出售路上
2019-01-27

  本报记者/张郁

  “历史,总是在一些特殊年份给人们以汲取智慧、继续前行的力量。”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在2019年新年献词中,怀着难以言表的愧疚之心回首2018。

  “2018年以来,海航已卖出3000亿元资产,创造了一家企业一年处置资产的世界之最。”这不是全部,陈峰称,“后续还有千亿资产在出售路上。”

  是的,海航的资产甩卖还在继续。

  这背后是陈峰坦陈的,过去海航扩张太快,没有摆脱“野蛮生长”、发展粗糙的路子。

  海航扩张有多快?

  1993年,1000万元起家的海航连“飞机翅膀都买不起”。2013年其资产规模为2600多亿元,三年后猛增近五倍达到1.2万亿元,到2017年其顶峰时总资产已达到1.23万亿元。

  2015年,海航首次进入世界500强,到了2017年已经跃升至世界500强170位,成为横跨航空、酒店、旅游、地产、金融、物流、科技等诸多行业的庞然大物。

  迅速扩张来自海航疯狂的海外投资并购。据不完全统计显示,自2015年起,海航在全球收购共支出超500亿美元,即3000多亿人民币。

  海航一度声称到2025年要进入世界500强前10名。然而,今天陈峰说:“我们经验不足,自以为真正有把握全球企业和世界级品牌的能力,所以近两年我们偏离主业、扩展速度太快,我们心太急,想在世界上为中国人打造世界级航空大集团,因此在面对外部环境变化中应对不足。”

  于是,“一路狂奔”的海航不得不开始调整发展步伐,从加法骤变为减法。2018年11月,陈峰曾公开表示,海航集团的业务板块将调整为“两主+两辅”,做精航空主业。他坚定地表示,非主业资产盈利能力再强也不要。

  千亿债务集中到期流动性困难利剑高悬

  海航集团2018年半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公司的总资产为1.11万亿元,总负债为6574亿元,净资产为4571亿元,负债率为58.98%。按照陈峰2018年12月底的公开发言,海航集团已经到了“千亿债务集中到期,流动性困难利剑高悬”的地步。

  这也正是促进海航系这艘满负荷航行多年的巨轮调转船头的重要原因,这是海航目前重大的考验,也是唯一的选择。

  事实上,备受质疑的“高负债率”一直伴随在海航20多年的发展中。

  当年,连飞机翅膀都买不起的海航,为了更快、更多融资,陈峰把当年定向募资而来的2.5亿元作为信用担保,向银行贷款6亿元,用来买2架波音737,开通了海口至北京的首航。然后又以2架波音737为担保,再向美国方面订购2架飞机……如此循环,屡试不爽。

  海航系上市公司及关联公司间相互担保成惯用手法。其带来的最大好处是分化风险,提高银行授信额度,但债务融资带来的是整体高负债率,海南航空起家时负债率一度高达90%以上。

  在海航系上市公司图谱中,20余家公司平均负债率在75%左右,高出行业平均指标。对此,海航方面曾回应称,航空行业本身属于重资产的高负债率行业,“80%的负债率非常健康”。

  其实,海航高负债率居高不下,一方面是因为租赁业务,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海航的疯狂投资并购。

  有媒体分析认为,海航的危机并非是高负债率,而是“海航系统风险”。海航系互保举债,业务关联大,只要航空服务、运输根基不动摇,信誉体系不受损,海航就不会发生大的危机。为防止海航主业经营风险带来的“多米诺骨牌效应”,需要建立自己的“熔断”安全阀。

  事实上,在非典、亚洲金融危机、世界金融危机等特殊时期,海航总是会遇到债务危机魔咒,因此,便有了海航集团始于2017年7月的资产出售计划。自此几乎每个月都有资产出售。

  据不完全统计,海航地产2018年出售的资产超过200亿元,包括悉尼写字楼、纽约曼哈顿第六大道写字楼等海外资产。而国内资产方面,海航首府、海航棚改地块、海航科技(600751)广场、海南航孝、海航广州白云项目被先后出售给地产商融创集团、富力地产及万科集团等。

  虽然2018年以来,海航集团接连成功出售资产,在上半年已合计偿还1753亿元的债务,给了公司喘息的空间,但依旧不能缓解海航的债务危机。

  2019开年,海航系又有了新一轮的甩卖。1月7日,新加坡房地产集团凯德集团称,以27.52亿元的交易价格收购上海浦发大厦约70%面积。该交易通过与一家非关联第三方公司成立50:50的合资公司完成。

  1月10日,又有消息称,海航集团已经出售纽约市第三大道850号的大楼,金额或达4.22亿美元。

  根据其半年报,截至2018年6月30日,海航仍有流动负债2552亿元(比2017年底减少412亿),一年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71亿元(比2017年底减少187亿),窟窿依旧很大,仍然需要抛售资产,以实现可持续的财务基础。

  于是,除地产资产外,金融资产也被大举抛售。

  “尽管我们的负债率在80%以下,在航空业来说还可以,但是金融、地产、商业等份额太大,必须卖。”陈峰介绍说。

  2018年10月,海航集团旗下渤海租赁(000415)宣布调整战略,聚焦租赁主业、特别是航空租赁主业,不再拓展多元金融业务。

  在发布新战略后,渤海租赁先后签署多份股权转让协议,先以近30亿元向安徽交通控股集团转让持有的皖江金租股权,接着又向广州开发区金融控股集团出售持有的联讯证券全部4.88%股权,总对价5.34亿。

  此外,海航集团还减持德意志银行、出售新光海航人寿、联讯证券等金融机构股权。

  目前看来,海航集团对金融业务的处置仍在加速。

  1月8日,有报道称,1月8日,海航集团与银行人士会面,介绍正在出售的最新资产,至少包含20种,包括哈尔滨的一处酒店项目,以及对在线贷款机构点融、渤海人寿保险以及海航期货的持股等。

  资产出售已经对海航的资产产生了影响。2018年上半年,海航的总资产为1.1万亿元,低于2017年顶峰的1.23万亿元。而根据海航集团债券年度报告,2011年其负债率达到历史高峰79.6%,此后进入下降通道,每年逐步下降,2018年上半年其已降到58.98%。这也意味着,随着其继续出售,海航负债率有望八年连降。

  7大板块缩减到2主+2辅

  在大规模甩卖资产的同时,正处于风口浪尖的海航集团也在重新梳理自己的业务架构。

  打开海航官网,十一个字映入眼帘:“共享梦想,给世界更多可能”.相比于之前,官网上列出的海航产业“精简”了不少,从最鼎盛时期的旅业、实业、资本、现代物流、科技、创新金融、新传媒7大板块,缩减至“海航航空”“航空租赁”“航空技术”“海航物流”四大板块。其中,“航空租赁”承载原海航集团金融板块的职能。

  2018年7月,海航集团董事长王健因意外去世,3天后,已经退居幕后两年的陈峰,以65岁年龄被选举为新任董事长复出。重掌权柄后的5个月来,陈峰对海航集团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最新架构变为“两主+两辅”。

  伴随着七大业务板块的收缩调整,业务整合、人员缩减、聚焦航旅主业将成为未来一段时间的主旋律。陈峰在2018年11月公开表示,海航集团在业务板块调整下,将做精航空主业。

  去年12月25日,海航科技发布公告称,其在综合考虑外部市场环境变化和聚焦主业等战略因素后,正在与有关方商谈出售英迈国际或者合作的可能性。

  但收购英迈国际曾被视为海航科技“蛇吞象”式的壮举。

  2016年12月,天海投资(海航科技前身)以60.09亿美元(约合414.16亿元)的对价将英迈国际100%股权收入囊中。公开资料显示,英迈国际是一家知名IT分销商,提供全球性的IT产品分销及技术解决方案、云服务等。

  拿下巨头,并未为海航科技带来业绩上的帮助。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海航科技的归母净利润仅4360万,同比下降64%,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亏损1.9亿,同比大跌135%。收缩成为意料之中的事。

  目前,海航“归航”的步骤正在推进。据了解,海航以海口、三亚两个国际机场为支点,目前已开通海南往返泰国、意大利、老挝、柬埔寨等国家的航线共计14条;并开通了海口-重庆-罗马航线、海口-悉尼、海口-墨尔本直飞航线。

  更多的变动已经发生。

  重新掌权的陈峰,进行了一大波频繁的人事洗牌,其家族成员也开始走上了前台。

  其中,陈峰的儿子陈晓峰在去年8月被任命为海航集团副首席执行官,负责国际业务,并担任海航旗下瑞士国际空港服务有限公司的董事会副主席。同日,陈峰的侄子陈超被任命为海航集团投资官。

  据无冕财经研究员梳理发现,海航集团旗下目前10家A股上市公司,海航创新(600555)、海航投资(000616)、海航科技等近期均发生了高管变动。其中,海航创新董事长郭亚军和执行董事长张鹏于去年11月20日宣布辞职;海航投资11月30日宣布三个副董事长同时离职;海航科技高管调整相对平稳,于12月18日宣布董秘兼投资总裁刘亮离职。

  不管怎样,面对问题,海航“诚实”地让外界清楚海航的危机到底在哪里,症结是什么?深刻的反思、责任的明确或许是度过危机的一个良好开始。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万科A最新消息,陈峰坦言海航“野蛮生长” 要“减”断欲望 千亿资产在出售路上,000002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