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O行迹明显 华微电子大股东配股资金来源谜题待解,平安银行最新消息

《平安银行(000001)》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

MBO行迹明显 华微电子大股东配股资金来源谜题待解
2019-12-03

K图 600360_0

  作为国内功率半导体器件领域首家上市公司,华微电子近日被曝存在MBO情形。

  日前,原股东方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反映情况称,在2019年4月进行的配股募资中,华微电子(600360.SH)被指通过关联公司汇集至少2.03亿元,用于股东认购配股股权。此外,更有多达7亿元资金路径曝光。

  早前,《中国经营报》曾独家报道华微电子在其股东纠纷中出现MBO(Management Buy-Outs,管理层收购)情形,但却未予公告。

  相关法定材料显示,多笔资金均曾流经上海奔赛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奔赛”,现已更名上海芙拉沃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股东为陈笑蕊、蒋和平,其中陈笑蕊系华微电子财务人员,就相关问题未予回复。

  10亿资金路径

  原股东称,夏增文、曾涛将华微电子大量资金,通过第三方公司输送给自己的股东公司上海鹏盛。

  MBO行迹明显

  2019年4月1日,华微电子披露配股说明书:将按每10股配售3股的比例,向全体股东配售股份,配股价格为3.90元/股,4月3日为股权登记日。本次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0亿元(含发行费用),全部用于新型电子器件基地项目(二期)的建设。

  彼时,华微电子股东上海鹏盛科技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鹏盛”),其持股1.73亿股,可配股5205万股,配股资金应为2.03亿元。现在,这笔资金被上海鹏盛原股东指出来自上海奔赛,且原始出处,被指为华微电子

  本报记者掌握的相关材料显示,4月4日,通过上海奔赛在平安银行上海普陀支行、长风支行、吉林丰满惠民村镇银行、招商银行上海分行等,分数十笔,最终汇集到上海鹏盛在招商银行上海东方路支行账户,总计金额则恰好为2.03亿元。上海鹏盛原股东称,该资金被指用于本次配股认购。

  事实上,上海奔赛还曾多次扮演资金汇集的过路角色。2015年7月,在上海鹏盛归还国元证券3.7亿元融资借款前,华微电子曾分别通过其兴业银行账户、工商银行账户,3天时间内,分4笔,将3.7亿元资金汇集到上海奔赛,再由后者打给上海鹏盛,上海鹏盛原股东称,用于归还在国元证券的股票质押贷款。

  此外,2015年1月下旬、3月下旬、4月末5月初、6月29日,吉林华微及其全资子公司吉林麦吉柯半导体有限公司、广州华微电子有限公司,曾分别汇出1400万、2000万、6000万、6500万元给上海奔赛,上海鹏盛原股东称,其后这些资金又被用于上海鹏盛归还各银行债务等。

  上述累计1.59亿元,发生在2015年。上海盛鹏原股东提供资料称,当年8月17日至19日,还曾有总计3.443亿元,按照相似路径汇集到上海奔赛,然后又进入曾涛、陈笑蕊、陶文波等个人账户,用于购买上海鹏盛股权。仅王庆志股权转让涉税事项,上海鹏盛于2017年1月5日就承担了缴纳股权转让税款4456万多元。

  至此,仅上述资金总额即已突破10亿元。

  收购股权过程中,夏增文、曾涛等与原股东方曾爆发激烈矛盾,遭到后者公开发文指责。

  早前《中国经营报》曾独家报道,相关方指责3.443亿元资金的走向,直接体现了MBO情形。

  天眼查资料显示,目前,华微电子最大股东是持股23.51%的上海鹏盛;而上海盛鹏最大股东是持股23.39%的天津华汉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华汉”);曾涛在天津华汉持股55%。

  不过,在2014年12月之前,上海鹏盛的股东为:天津华汉占股56.14%;王宇峰,占股24.53%;王庆志,占股19.33%。而天津华汉则有两名股东:梁志勇,占股67%;陈祖芳,占股33%。

  从2014年底开始,王宇峰、陈祖芳、梁志勇等人的股权,陆续向曾涛、陈笑蕊、陶文波转移。但这一股权转让过程未见公告。2015年,上海鹏盛再增加两名认缴出资股东李成久、闫兆奎。

  华微电子工作人员证实,陈笑蕊系吉林华微财务人员,李成久系吉林华微职工。闫兆奎和陶文波则均是吉林人。但对这一切,该公司相关公告却未予以完整说明。

  曾涛曾于2003年至2004年就职华微电子上海公司,而在相关公告中,曾涛的履历称其2004年至2014年任职泰豪科技,但泰豪科技向相关方证实,其并无“上海管理总部担任董事长助理”这一编制,曾涛仅2007年在该公司做过普通销售。

  除人员上的巨大疑点外,曾涛等人用于收购股权的3.443亿元,实际也由夏增文安排。从吉林出发,经由北京、上海、青岛多家企业后,进入上海奔赛,再转给曾涛等人,用于收购股权。

  相关诉讼文书显示,上述收购股权过程中,夏增文、曾涛等与原股东方曾爆发激烈矛盾,以至于有股东方一边公开发文指责,一边发起诉讼,也致使这场疑似MBO的诸多细节得以曝光。

  夏增文曾道歉认错

  夏增文等人曾承认其存在伪造行为,并为此向相关方道歉、认错。

  公开信息显示,曾有股东方在上海发起诉讼,称夏增文、曾涛等人曾伪造相关增资材料。并对这一行为进行发文谴责,也公开点破曾涛等人背后系由夏增文指挥。

  法院作出的裁定文书显示,这场诉讼最终以撤案告终,但记者了解到,夏增文等人曾承认其存在伪造行为,并为此向相关方道歉、认错。

  但另一场纠纷迄今仍在进行:相关司法文书显示,上海鹏盛原股东王宇峰针对夏增文、曾涛等,提起股权纠纷诉讼。与此同时,吉林警方则在2015年对王宇峰涉嫌侵占公司资金立案调查。

  王宇峰一方认为,无论是注册地还是经营地,吉林警方均不具有管辖权。

  天眼查资料显示,曾涛持有的天津华汉股权,因相关案件遭遇查封,且该信息并未被公告。

  本报早前报道后,华微电子董事会曾于11月1日公告回应,称华微电子董事长夏增文与赵静波往来颇多、曾被叫去配合调查,赵静波曾以市委书记身份介入华微电子股东纠纷案的言论均不属实。

  但该公告未对MBO指责、资金腾挪等问题做出回应。在2019年4月1日华微电子发布的《配股说明书》中,第28页表述为:上海鹏盛2017年营收15亿元,净利润8419万元。

  据过往报道,华微电子主要从事功率半导体器件的设计研发、芯片制造、封装测试、销售等业务,已具有五十多年的发展历史。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华微电子曾连续三年被评为中国半导体功率器件十强企业。

  目前,华微电子拥有专利74项,其中发明专利18项,并拥有多项核心终端技术、工艺制造技术和产品制造技术,产品技术处于国内领先,部分产品达到国际水平。华微电子产品涵盖IGBT、MOSFET、SBD、FRD、SCR、BJT等,已逐步具备向客户提供整体解决方案的能力。

  据报道,华微电子已经开始在新能源汽车、变频家电、光伏、军工等新兴领域拓展,进军中高端市场。

  数据显示,华微电子2016年、2017年营收分别为13.96亿元、16.3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37亿元、0.95亿元。公司最新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2018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7.09亿元,同比增长4.55%;净利润1.04亿元,同比增长9.46%,业绩稳步增长。

限时优惠:万1.8开户
(赠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